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7|回复: 0

日本战国史(2)日本战国时代的开始:应仁之乱

[复制链接]

1000

主题

1017

帖子

380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03
发表于 2013-11-10 12: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仁元年(1467),日本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乱,这一场战乱波及全国,持续长达十年之久。这场战乱以其开始的时间为名,被称为“应仁之乱”。一般认为:应仁之乱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开始。许多历史书里对这场战乱语焉不详,事实上,应仁之乱的发生有其深层原因。
一、八岐大蛇
《日本书纪》中记载着著名的“八岐大蛇”的传说。传说中的八岐大蛇是一条有八个脑袋的怪物,而我们这里说的八岐大蛇指的是室町幕府,为什么这样比喻呢?这要从室町幕府的建立开始说起。
日本东京皇居前的楠木正成像:楠木正成为日本镰仓时代末至南北朝时期的名将,在足利尊氏建立幕府时,他拥护南朝后醍醐天皇,成为建武新政的捍卫者。因勤王之功,在日本明治以后被尊称为“大楠公”。他成为护卫皇室的象征而立马于皇居之前。足利尊氏建立幕府的过程波折重重,在消灭北条时行后,足利尊氏开始在镰仓培植自己的势力,这就引起了后醍醐天皇的不满,于是,天皇派出了讨伐军,讨伐军却在骏河和箱根两战两败,足利尊氏占据了京都,天皇逃到了比山。也许是胜利来得太快了,足利尊氏在京都还没站稳脚跟,就遭到天皇军队的围攻,一再失利后,不得不将京都拱手相让,逃到九州。第二年三月,足利尊氏卷土重来,击败楠木正成和新田义贞两人,再次进入京都,拥立光明天皇,同时将后醍醐天皇从比山上“请”了下来,囚禁起来,逼迫其将代表皇权的三种神器传给光明天皇。
后醍醐天皇传位后不久便南逃到吉野山,另立朝廷,日本开始出现了南北朝对峙的局面。所以室町幕府从一开始就处在时刻面临战乱的局面中,正是这种局面让室町幕府成为八岐大蛇。
这条八岐大蛇的八个脑袋就是“关东公方”和“三管四职”。这后面有很复杂的关系,我们先从“关东公方”说起。
在南北朝对峙的局面下,幕府的所在地就设置在京都,一来京都靠近南朝,便于幕府及时对南朝的动向做出反应,二来控制京都有很深刻的舆论意义。但京都地处日本的中央,幕府设置在京都,对北方关东地区的统治就有点鞭长莫及。镰仓以来,关东就是幕府的核心。在这种情况下,足利尊氏采用的办法就是派次子足利基氏统领关东的武藏、甲斐、伊豆等十州,这一统领的据点设在镰仓,所以称为“镰仓公方”或者“关东公方”。这就是室町幕府这条蛇身上的第一颗脑袋,而且这个脑袋硕大无比,几乎和身子等长,长到了畸形的地步。这个脑袋的麻烦之处还在于,它长了两颗毒牙。关东公方的政务协助者为“关东管领”,一般由上杉家世袭,上杉家分为山内上杉家和犬悬上杉家,我们所说的两颗毒牙就是这两家。关东管领由这两家轮流世袭担任,关东的势力也分为三股:关东公方的直属“奉公众”;山内上杉家势力和犬悬上杉家势力。两颗毒牙咬到舌头,就会危及脑袋的安全。应永二十三年(1416),犬悬家的上杉氏宪就不满关东公方重用山内家的上杉宪基,发动了对关东公方的叛乱,幕府出于自己的利益支持公方,这场“上杉禅秀之乱”就以关东公方获胜宣告结束,山内上杉家的势力开始膨胀。幕府也从中看到了这两颗毒牙的作用,便极力拉拢山内家。在此后的关东战乱中,山内家这颗毒牙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外七个脑袋就是“三管四职”。三管四职的由来还要从镰仓时代开始说起。镰仓幕府建立以后,幕府中央设立了政所、侍所和问注所,政所辅助将军处理政务,侍所则是负责幕府的警备工作,问注所是司法机关。室町幕府建立以后,也把这样的机构设置沿袭下来,设置幕府的管领和侍所,原来的政所和问注所重要性大大下降。而关键的部门:管领和侍所都由有力的守护大名世袭担任。其中管领一职由斯波、细川、畠山三家守护大名轮流担任,称为“三管领”,侍所的首长所司由赤松、山名、一色、京极四家担任,称为“四职家”,两者合称为“三管四职”。实际上,“三管四职”不只垄断了幕府官职而已。
室町时代的守护与镰仓时代不同,这一时期确立了“守护领国制”,大大增强了守护的权力。镰仓时代,守护只有地方治安和军事的权力,对于庄园和公领,守护能干预的方面极少。在室町时代,中央赐予守护种种经济权力,比如“半济”,本为“免除年贡一半”,后来蜕变为授予守护征收一半数量年贡的权力。守护逐渐侵蚀原本的庄园和公领的自主权,进而演变成守护大名。何况室町时代的守护由任命逐渐转变为家族世袭,这更进一步加强了地方权力。国司的行政职能逐渐被守护所取代,守护成为地方的领主。将军对守护大名势力的扩张从一开始的竭力抑制到后来终于无可奈何,室町幕府逐渐成为一个松散联合政权的首脑,将军的权力只在直属领地里有效。
“三管四职”就是当时最有权势的守护大名,他们不但垄断了幕府官职,在地方上也各树一帜,拥有雄厚的实力。幕府在决定重大事件的时候,往往要召开“重臣会议”来征求强力守护大名的意见,甚至将军职务的承袭也要获得守护大名的首肯。
就这样,在幕府这个身子上,按上了关东公方这个大脑袋和“三管四职”七个小脑袋,八个脑袋各有打算各怀鬼胎,同时,脑袋里还毒牙丛生,随时准备互相噬咬,甚至危及身子的安全。室町幕府就是这样一个怪物,一条奇特的八岐大蛇。
二、义教之死
如上所述,室町幕府在建立之初,就埋伏着种种危机。这条怪异的“八岐大蛇”迟早会吞噬到自己。而嘉吉元年(1441),将军足利义教的死及其前后发生的一系列大变故,则是这条“八岐大蛇”自我吞噬的一次集中大发作。
足利义教是室町幕府的第六代将军,他幼年出家,正长元年(1428)还俗,在他的哥哥足利义持死后就任将军。事实上,足利义持在将军继承人选上并没有完全的决断权,他的提名还必须经过“三管四职”这些重臣的同意和支持。因此,他索性把提名的权力推给了重臣会议。在管领畠山满家的主持下,决定由出家的足利义教还俗担任新的将军。#p#分页标题#e#

义教的死,事实上和义持义教两代将军的“削藩”政策有着深刻的关系。在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时代,南北朝的局面结束了,以“三管四职”为代表的守护大名却已经尾大不掉。于是,从足利义持开始,幕府就着手采取行动,而足利义教的措施更激烈,他把手伸向了权势熏天的“三管四职”家。
室町幕府时代,地方守护大名一般固定由一家世袭。足利义教采取的措施,就是干预这些守护大名的承袭,或者用中央派遣的重臣取代原有大名,或者在守护大名家族内部另择人选来代替原来的继承人。足利义教企图综合使用这些方法来“削藩”。
“三管”之一的斯波家也不能幸免,斯波家在足利义持时代就开始凋落,义教拉拢“三管”之一的细川家,打击另两家。永享四年(1432)斯波义淳辞任管领后病重,根据将军的命令,义淳之弟义乡自寺院还俗出任家督。为限制管领职权,义教还拿出原有的“御前沙汰”制度,由将军从奉行众中挑选参与最高决策会议的人选并亲自主持会议,“御前沙汰众”就在此时成为幕府的最高决策机构。
接着,义教又把手伸向“四职家”,他先后介入了山名、京极两家的家督继承,选拔自己中意的人担任家督。足利义教把这一系列移形换影的手法使用得炉火纯青,“三管四职”等有力守护大名基本上被整了个遍。
同时,足利义教对其他的反对势力也是下手毫不留情,永享五年(1433),他为了惩罚寺社势力,一把火烧了比山延历寺的根本中堂。延历寺是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圣地。日本佛教高僧最澄于唐贞元二十年(804)随遣唐使抵达浙江明州的县港,然后前往天台山学习佛法。最澄返国后,选择了与天台山风景相似的比山建立了延历寺,并于日本大同元年(806)上表《请新加法华宗表》,从而正式创立了日本天台密宗。延历寺历来不但是一个佛教寺院,还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日本国内的军事力量从来不敢对延历寺动手,一是因为不能动,因为它是一个佛教圣地,一动,就等于冒着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危险;二是因为不敢动,因为它手里还有一队颇有实力的僧兵。而足利义教则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动上一动。凡是惹怒他的人,都由于他睚眦必报的性格而惶惶不可终日。时人对这位将军如此评价:“万人恐怖,切莫言哉!切莫言哉!”
整完了“三管四职”,足利义教就向大脑袋“关东公方”动手。在“上杉禅秀之乱”后,山内上杉家成为一枝独秀的力量,和关东公方公然分庭抗礼,关东的地方守护也因此分为两大派:支持关东公方的“奉公众”和支持山内上杉家的势力。幕府就从这两雄对峙的局面中渔利,拉拢山内上杉家对付关东公方。在将军足利义持死后,关东公方足利持氏认为自己才有权继承幕府将军,于是,幕府和关东公方矛盾激化。足利义教甚至亲自到骏河,借口游览富士山,跑到关东公方家门口耀武扬威搞军事威胁。同时,足利持氏正在收拾“上杉禅秀之乱”以后的烂摊子,甚至以讨伐上杉余党的名义,侵犯幕府在关东的直属势力“京都扶持众”。足利持氏收拾烂摊子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关东公方在这一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土地和人力资源,实力暴涨,引起了幕府和山内上杉家的不安。二是山内上杉家发现自己已经不可避免要和关东公方起冲突,导致双方走向公开决裂。永享十年(1438),关东公方足利持氏发布征讨山内上杉家的上杉宪实的命令,足利义教这个枭雄一见到这样的机会,又怎么可能放过?立刻决定支持上杉宪实,派兵参战。幕府成为上杉宪实反抗公方的靠山,关东的“京都扶持众”在接到幕府的讨伐令后纷纷加入,关东公方战败,足利持氏在永安寺自杀,关东公方从此一蹶不振。“永享之乱”的最大受益方是幕府,关东地区此后继续战乱,却已经无法和中央对抗了。
金阁寺:金阁寺为鹿苑寺的别名。“金阁”得名于寺中的舍利殿,该建筑外饰金箔,富丽堂皇。金阁寺最早是镰仓时代的公卿建立的北山山庄,后归将军足利义满。义满将将军位传给义持后就居于此地,死后改为寺院。应仁之乱中,寺中建筑多有烧毁。“永享之乱”这一战,足利义教打得漂亮之极,他借力打力,割掉了“八岐大蛇”最大的一颗脑袋。有了这场胜利垫底,他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永享十二年(1440),足利义教在出军途中搞了一次阴谋,他在武田信荣的协助下把守护大名一色义贯诱出杀之,一色家的若狭守护职被授予武田信荣。削藩行动从原来的插手承袭发展到了杀人夺权,足利义教的恶名又提高了一个等级。嘉吉元年(1441),足利义教再度出手,这次的目标是“三管”之一的畠山家,畠山持国被强迫隐居,他所拥有的河内、纪伊、越中三国守护职转让给畠山持永。
足利义教的“削藩”手段实在是太频繁太激烈了,“三管”中,细川被拉拢,斯波、畠山都被整了,“四职”里,山名、京极、一色都有涉及,还剩下的一家就是赤松家。事情发展到这时,赤松家自然就起了“下一个肯定就是我”的想法。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这个笨道理赤松家还是明白的。于是,在嘉吉元年(1441),赤松家抢先发难了。
赤松家的赤松满祐一直受足利义教的信任,担任侍所别当这个要职,同时控制美作、播磨、备前三国。但在“削藩”行动中,赤松家和将军的关系也开始降温,永享十二年(1440),足利义教把赤松满祐的弟弟赤松义雅的封地剥夺后转封赤松贞村,据说赤松贞村此人还和义教有某种“超友谊”的关系。一时间,有关义教要夺取赤松满祐领地转封给贞村的流言到处风传,于是,赤松满祐决定在第二年先发制人。
赤松满祐不是个泛泛之辈,早在足利义持时代,因为足利义持要把赤松家的播磨国转给赤松持贞,赤松满祐就公开造反,这场叛乱后来有个戏剧性的结局,赤松持贞被指控和将军家的女人私通,被迫自杀,赤松满祐则被赦免。这也说明赤松满祐是个绝对的刺头子,肯定不会为人鱼肉。在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后,嘉吉元年(1441)六月,赤松满祐在自己的家里办了一场“鸿门宴”,宴请将军足利义教,细川、山名、京极等大名全部到来捧场。酒到半酣,赤松满祐的儿子赤松教康拉着一群人拿着刀冲杀进来,对着毫无防备的宾客就是一阵乱砍,将军足利义教被当场砍杀,京极高数、山名熙贵等守护大名也从陪客变成了陪死的冤魂。管领细川持之见势不妙,拼命逃出,召集军队把赤松家围了起来。失去独裁将军的幕府一时间陷入了决策混乱中,导致赤松满祐在“鸿门宴”以后,在自己的宅第里放了一把火,顺利逃出了幕府的包围圈,扬长而去,回到播磨国组织军队。混乱的幕府在一个月后才做出讨伐的决定,细川持常和山名持丰分别率领军队于七月出发进攻播磨国,九月三日赤松满祐被迫放弃所居住的坂本城,逃往城山城。九月十日,山名持丰攻克城山城,赤松满祐自杀,这场“嘉吉之乱”就以一场鸿门宴的闹剧开始,以赤松家的失败宣告结束。将军足利义教之死,迫使幕府停止了大规模的“削藩”行动,从此,幕府对地方守护大名基本上失去了控制,而日本的政局也开始走向不断的战乱。#p#分页标题#e#
三、细川山名之争
嘉吉之乱落下了帷幕,但这并不意味着战乱的结束。一场全国性的大变乱正在酝酿之中,这场变乱的根源就是在嘉吉之乱中获得崛起的两家守护大名之间的矛盾。
在嘉吉之乱中,有两家守护大名获得了崛起的机会:其一是细川家,细川家是“三管”之一,足利义教生前曾经竭力拉拢细川家对付其他两家。从永享四年(1432)开始,幕府管领的职务一直由细川持之担任,在赤松满祐的“鸿门宴”上,细川持之又幸免于难,以幕府管领的身份领导讨伐军,这就为细川家捞足了政治资本。另一家是山名家,足利义教罢免赤松满祐的侍所别当职务后,接替者正是山名持丰。足利义教死后,在讨伐赤松家时,山名持丰担任搦手(侧翼)军的统帅,因功而被封备后、安艺、石见、播磨、美作、备前六国,实力雄厚,所以获得了和细川家对抗的资本。
两家在对抗赤松家的时候暂时合作起来,但也在这次合作中结下了仇怨。细川家对讨伐赤松家并不是很热心,在攻打播磨国的过程中,统帅细川持常也是行动迟缓、敷衍了事。而山名家和赤松家素有夙怨,山名持丰在这次战争中一马当先,对赤松家穷追猛打,反过来,他对细川家的态度颇多不满,其间,还发生了山名持丰手下士兵在京都劫掠财物而被幕府管领细川持之训斥的事情。两家就在这次合作中产生了嫌隙。
双方首先在本州西部展开了争夺。嘉吉之乱平定后,山名家实力大增,山名的崛起对于控制幕府的细川是一大威胁。于是他们暗中扶植已经倒台的赤松家,长禄二年(1458),细川持之之子、细川家新家督、幕府管领细川胜元以幕府的名义支持赤松政则继承赤松家收回播磨等领地,赤松家在细川家的暗中支持下,开始在备前等地扩充实力。这个举动当然引起了山名家的强烈不满,于是备前守护山名教之率军队阻止赤松政则的到来,而细川家则操纵幕府指示备前国的有力家臣支持赤松家。就这样,细川和山名先在备前以赤松家为棋子展开争夺。另一方面,细川家又与山名持丰之婿大内教弘、伊予守护河野通春为争夺对外贸易主导权而大打出手。山名家则支持大内、河野对抗细川。四国地区也出现剑拔弩张的局面。
两家在本州西部和四国的争夺只是小冲突,真正使两家打到面红耳赤的,则是畠山家的内乱。这场内乱的缘起还是因为畠山家督的继承权问题。畠山家当时的家督是畠山持国,义教将军死后,他从畠山持永手里夺回了家督位,但他没有嫡子,所以准备把位置交给他的异母弟弟兼养子畠山持富,他的庶子畠山义就的存在改变了这一局面。地方守护和幕府一样,在继承权问题上要征求强势属下的同意,畠山家也有许多强力家臣,实力最强的游佐氏要求立畠山义就,将军足利义政也表示支持义就继承,畠山持国无奈之中只好同意。但神保氏不干:“为什么要支持义就?我们支持持富的儿子弥三郎。”游佐氏的态度也很强硬:“你们想造反?灭了你。”享德三年(1454),游佐国助率军包围神保氏的宅邸,逼迫神保氏父子自杀,同时驱逐了反对派。弥三郎被幕府通缉,发布治罚令。
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畠山义就继承大局已定,但在那个时代,一切都有可能。弥三郎毕竟还有一大群越中国的家臣支持,短时间内就恢复元气,当年九月,突然杀了回来,畠山持国只好接受弥三郎继位,幕府也收回了对弥三郎的治罚,宣布承认既成事实。畠山义就和游佐国助则仓皇出逃。
弥三郎的错误和当初游佐国助的错误一样:没有斩草除根。畠山义就在当年十二月卷土重来,击败弥三郎,弥三郎逃走,幕府像墙头草一样,立刻宣布畠山义就抢位有效,重新颁布命令通缉弥三郎。
幕府的治罚是一回事,弥三郎的实力是另一回事,何况他还有细川家以及大和国的僧侣集团筒井氏的支持。不过这一次,畠山义就学聪明了,他知道斩草除根的重要性,于是他在享德四年(1455)继承家督后,就立刻正式讨伐弥三郎,畠山义就没想到一拳打出,却打在了棉花上,筒井氏就像麦芽糖一样死缠烂打,畠山义就打了四年没搞定,而且打得郁闷不已。弥三郎的幕后支持者细川胜元本来对畠山义就抢位的事情感觉无奈,这时就乘机跳出来做和事佬,长禄三年(1459)再次取消幕府对弥三郎的治罚令。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弥三郎死了。
义就的对手不失时机地推出了又一个继承人--弥三郎的弟弟畠山政长,这一推举得到了细川胜元的默许,也得到了细川家的实力支持。而正在中国地区和四国与细川明争暗斗的山名家,则暗中扶植畠山义就,所以,两个畠山的背后都站着一大群粉丝助威团,他们摩拳擦掌,随时准备亲自上阵。
细川家首先动手了。宽正元年(1460),细川胜元利用将军足利义政对畠山义就的不满,通过幕府宣布畠山政长为畠山家家督。畠山义就当然不干,到手的东西哪有交出来的道理。幕府将畠山义就的行为定性为抗命,由细川胜元主持讨伐义就。
畠山义就是一员猛将,面对幕府、大和国的僧侣以及畠山政长的联合军,他能在兵力劣势的情况下展开对抗,虽然野战不足,但守城有余。幕府军和畠山政长合流,进攻畠山义就驻扎的岳山城。
这一打就打了三年,幕府军内部尔虞我诈,互相扯皮,尤其是细川家和名义上遵守幕府命令的山名家。而岳山城的地形很好,在金刚山麓,畠山义就依靠地形和源源不断的粮草救济,竟然一守就守了三年,这让细川家感觉很没面子。一直到宽正四年(1463),幕府军攻克了岳山城,畠山义就弃城而去,潇洒地走出了重重包围。
宽正五年(1464),畠山政长正式接替畠山家督,同年接替细川胜元出任幕府管领。这一段两畠山内乱告一段落。在这次争端中,作为幕府将军的足利义政却是任人摆布,毫无决断力。而在长禄三年(1459),由于年初的大旱,加上关东的连绵战乱以及畿内地区发生的台风,导致了日本当年收成不足。特别是那场台风,引发了京都附近的贺茂川泛滥,近畿地区灾民遍野,饥荒一直延续到宽正二年(1461)。这场长禄·宽正大饥馑更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身为将军的义政却在此时沉迷艺术,修建花之御所,无视局势的恶劣。畠山义就和支持他的山名家也在暗中蓄力,准备反噬,这个机会很快来了。#p#分页标题#e#
四、东西军决斗
畠山义就反噬的机会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将军继承权问题,一个是斯波家(武卫家)的继承权问题。事实上,那么多继承权问题的出现,本质上还是当年幕府削藩时用的移形换影大法种下的恶果,这个问题存在于各强力守护大名之中,连将军家都不能幸免。所以,继承权问题成为应仁之乱最大的导火线。我们先来谈第一个问题。
嘉吉之乱以后,足利义教在“鸿门宴”中被砍死,现任将军是义教之子足利义政(其兄第七代将军义胜在继承义教之位以后不到一年就死了)。足利义政是日本东山文化的开创者之一,他很喜欢搞艺术,也很喜欢接待艺术家。足利义政本人的执政风格暂且不提,我们所要谈的是将军继承权问题,这一事件和足利义政的正室日野富子有密切的关系。
日野氏出自藤原北家,也算名门之后。从南北朝时期开始,日野家就和将军家代代联姻,其关系相当于中国辽朝的耶律和萧氏两家的关系。将军足利义政的母亲是日野重子,是里松日野家日野重光的女儿,日野重光的孙女日野富子又嫁给他的表兄弟将军足利义政,富子的妹妹嫁给了足利义政的弟弟义视,富子的哥哥生一女,嫁给了富子之子--第九代将军义尚。这样,日野家和将军家结成了世代的姻亲。
日野富子此人在日本史上名声很“好”,可以和中国的“妲己”相比,可能她没有“妲己”那么漂亮,不过许多日本史学家都把她认作应仁之乱的祸乱根源。富子在十六岁嫁给足利义政,先生有一子,夭折。此后,富子的肚子一直毫无反应。但将军家总要有个继承人吧,于是义政就让他已经出家的弟弟足利义视还俗准备继位,并由细川胜元辅佐。老天爷很会开玩笑,偏偏第二年(宽正六年,1465),十年没生出男娃的日野富子突然生了个男娃,就是足利义尚。这下麻烦来了,有儿子的义政和富子当然不希望把将军权位让给弟弟。但足利义视也不愿意了:“原本我不愿继承,是你们诅咒发誓保证我的继承权,现在却要我交出来,哪有这样的道理?”这样,围绕立义尚还是立义视的问题,双方产生了矛盾。
就在同年,又发生了武卫家骚动。武卫家,也就是“三管”之一的斯波家,由于其家督世代担任兵卫督或兵卫佐,所以又叫“武卫家”。斯波家的问题出在斯波义敏和斯波义廉两人身上,斯波义敏是斯波家的分支子孙,斯波本家自享德元年(1452)无嗣断绝,所以义敏以庶家入本家为家督,这就引起家臣甲斐常治的不满,他认为义敏没有资格当老大,于是向幕府控告义敏强横霸道。长禄三年(1459),斯波义敏攻击甲斐常治,触怒了将军义政。斯波义敏当然挡不住幕府,所以仓皇逃走,斯波家重臣流放了义敏的儿子松王丸,将军任命斯波义廉为家督。
本来事情到此可以结束了,但文正元年(1466),幕府突然又宣布斯波义廉当选无效,要他把位置让给义敏。原来,足利义政有两大宠臣,一为幕府政所执事伊势贞亲,一为临济宗僧人季琼真,义政对这两个人言听计从,就是他们改变了幕府的决策。这个命令下得比较荒唐,问题的严重性还不在于此。问题在于,斯波义廉的老丈人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在嘉吉之乱中战功显赫,如今实力强盛的山名持丰。
山名持丰,出家时法号“宗全”,所以又名山名宗全,人称“赤入道”,因为他崇拜佛教中的战神沙门天,从中也可以看出此人是绝对的火暴脾气,一听女婿被人欺负了,立刻下令召集军队,谁劝都不听。斯波义廉一看有实力派岳父支持他,立刻召集近江、尾张等地的军队进京。局势开始紧张。
值得一提的是:细川胜元也是山名持丰的女婿,但同为女婿,他和岳父却是势同水火:嘉吉之乱中的嫌隙,一重公案;赤松复兴和四国争端,两重公案;畠山家继承权问题,细川胜元支持畠山政长,而山名持丰却很欣赏畠山义就,三重公案;将军家继承问题中,当时的管领是畠山政长,他的后台当然是细川,现在将军要换继承人,当然先要给儿子找支持者,找谁呢?如果找作为足利义视支持者的细川,回答肯定是一个字:“呸!”所以日野富子找上了实力可以和细川匹敌的山名,她用密信要求山名持丰支持,四重公案;斯波家继承问题,山名宗全打着反对幕府乱命的旗号支持斯波义廉,而细川家当然支持义敏,五重公案。有这五重公案,双方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了。于是这一切都在应仁元年(1467)总爆发。山名持丰要求畠山义就立刻从吉野出发。
应仁元年(1467)一月三日,刚刚度过新年的京都却气氛紧张,将军义政参加了山名持丰官邸的宴会,席间承认畠山义就为合法家督。于是畠山政长的管领职务被罢免,继任的是山名派的斯波义廉。数日后,细川胜元带领京极持清、赤松政则等支持者出现在二条御所将军府邸,要求处罚畠山义就,借机修理山名派。日野富子将消息泄露出去,山名持丰和畠山义就闻讯赶到,坚决反对,并指责细川逼迫将军,双方不欢而散。山名持丰感觉战乱不远,于是他抢先在自宅集合军队。
山名派的行动引起了细川派的注意,畠山政长在自家府邸放火,然后跑到御灵神社布阵,畠山义就率军主动攻击神社,由于细川胜元等人因将军的反对而无法援助,畠山政长孤军奋战,无法抵抗畠山义就的攻击,御灵神社之战以畠山政长的失败而告终。这一战使双方正式进入了武装冲突。
将军足利义政此时还希望做个和事佬,但在三月的“花之御所”落成典礼上,双方已经明显不和,山名和细川都是戎装出场,准备械斗。会后,细川胜元立刻召开细川派会议,讨论一雪御灵神社之耻,京极持清、畠山政长、赤松政则、斯波义敏、武田国信等细川派大佬军力云集。五月,细川军赤松政则攻击播磨,斯波义敏攻击越前、尾张,武田家则攻击若狭,同时,大内家与河野家也率军进京,山名派的山名持丰、畠山义就、一色义直、土岐成赖等大佬也云集于斯波义廉府邸,集合军队。细川家列阵于京都东北,称东军;山名家列于京都西南,称西军。战争全面展开。#p#分页标题#e#
东军先发制人,袭击西军的正实坊并攻进将军府,占领室町幕府,控制了将军和足利义视以及天皇,而日野富子和足利义尚则投奔了西军,双方各以自己的府邸为本阵在京都布阵。根据记录,东军兵力多达16万,西军则多达11万。
开战之初,作为“官军”的东军主动出击,而兵力未集的西军初战不利,京都无数的寺院被烧为灰烬。东军在初期表现非常英勇,他们要一雪御灵神社合战的耻辱,个个勇往直前。西军方面赖有朝仓孝景发挥一流古惑仔的实力,一夫当关,方能保持不败。
双方在京都的战役让京都损失惨重,七月,大内政弘到达京都,这才使西军的局势改观,此时,一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了。原本为细川所支持的足利义视突然在是年八月出奔伊势投靠北畠教具。原因很简单,细川胜元曾经在武卫家骚乱后流放了伊势贞亲,但在此时,将军义政却把伊势贞亲招回。贞亲是义尚派的,他的回归是义尚派得势的信号。义视此后虽然被细川胜元劝回,但又再度出奔比山。将军嗣位问题为之一变:东军拥护义尚,成为幕府方官军,西军转而拥护义视。中央的战乱扩大到关东、东北、九州、四国等地,加上大饥荒以后的民变,终于酿成了全国性的大动乱。
文明三年(1471),西军大将朝仓孝景转投东军,原因是被幕府以越前守护之职诱惑。这对西军来说是一个致命打击,导致西军元气大伤。
文明五年(1473),东西军的精神领袖山名持丰和细川胜元先后死去。在战乱多年以后,双方都没有再战的欲望。次年,双方的继承人细川政元和山名政丰讲和,西军部分将领宣布归顺幕府,到文明九年(1477),西军将领大内义弘为日野富子所贿,返回属国,西军事实上解体,足利义视逃亡美浓。幕府在是年十一月召开“天下静谧”庆祝宴会,标志着应仁之乱落下帷幕。
事实上,这样的结局根本不值得庆贺。在这场十年战乱中,京都化为一片焦土,连将军宅邸花之御所也化为废墟。由于众多守护大名集合京都混战,地方上以“守护代”为代表的武士势力开始强大。损失最惨重的莫过于幕府,幕府的优柔寡断是引起战乱的主要原因,因此威信全失。饥荒和战乱还导致了大量的庄园公领地破产,庄园公领制此后陷入了完全的崩溃。地方上,领地国人、商人、自治团体纷纷趁乱而起,一个以下克上的乱世开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12-13 11:52 , Processed in 0.07070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