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回复: 0

从宜宾赵氏“一门六进士”看家风家教的影响

[复制链接]

967

主题

984

帖子

367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0
发表于 2019-6-13 11: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薛元敬


  宜宾赵氏是蜀南望族,从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其五世孙赵唪中三甲第二百三十三名进士起,到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十二世孙赵增琦中二甲第十三名进士止,历时八朝一百八十九年,七代人中共出了六个进士、四个翰林、二十九个举人、一百余个秀才,有“一门六进士、三代四翰林”美誉。
  是什么样的家风家教,致宜宾赵氏“子孙繁衍,科第络绎为蜀南之冠”,并且贤名远扬?
  优良的家风家教是齐家良方,一般家族多会在族谱中设立代表其家风家教的家训以培养子孙根本。但笔者翻遍民国三年叙府大同书局重刊的《宜宾赵氏家谱》,却没一篇专门的家训以传。不过在序言中,笔者找到其四世孙赵发祥(字式九)这样一段话:“百世以上之培养根本者,曰此某祖某宗之贻谋燕翼也,而继起可由是而效也。”
  “贻谋燕翼”,原指周武王谋及其孙而安抚其子,后泛指为后嗣作好打算。那么宜宾赵氏是如何“培养根本、克振前绪、佑启后人”的呢?
  据《宜宾赵氏家谱·式九公家谱序》载,其入川始祖据传于明末在浙江中举后由宦入蜀,任成都府别驾,不久去世。其子赵宪鼎扶柩回籍,过宜宾时恰遇战乱阻滞,避乱于兴文县建武所。后人几经辗转,其四世孙赵发祥于清初移居叙州府宜宾县黎汤乡(今宜宾市叙州区赵场街道)大水窝。时值“蜀南一带,兵荒四起,起居无宁所”,“不得已,矢志从戎,流落秦陇,甲胄五载,始得返辔……”,赵发祥感慨自己“以诗书礼乐之裔,忽变为赳桓武夫之习,有愧先人多矣”,希望以诗书为立身之本,“箕裘可绍,衣冠接踵,而敬承之志,其庶几乎!”于是投师宜宾名儒李之藻,奋志苦读多年,终以岁贡生授荣县教谕,由此奠定了赵家以“儒素”绵连两百多年的根基。
  看来,这位宜宾县黎汤乡赵氏开基者赵发祥是按“以诗书礼乐”培养子孙根本的,否则“有愧先人多矣”。赵发祥授官荣县教谕后,“出资建两庙,修学舍,朔望集诸生试文,美者奖之,不能者勉之。”并以诗书礼乐为根本治家,“生平教子以积德,读书遵祖训,畏王法。有小过必将诃责,曰,古今来姑息而贤者几人哉?”除将儿子赵暐培养为家族中第一位进士外,还将两个女儿许配给宜宾两个名士:长适兴文县附生薛维翰(其后人之一为晚清头品顶戴总理衙门大臣薛焕),次适宜宾县岁贡生凌尔璋。
  赵暐中进士后,授江南江宁府高淳县知县,为官颇有循声。致仕回籍后,居家三十年杜门不出,在老父的基础上,加以“孝悌忠信之心,骄奢淫逸之戒,益思有以勉之”,致力培养子孙根本。在他严格要求下,八个儿子个个优秀:其中两个举人,一个贡生,其余五个皆考上了秀才。
  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历来“以天下为己任”
  ,主张“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为让子孙“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宜宾赵氏在赵场桥地嘴建塾馆,以历代先贤之道严格教育其子弟。无论贫富,凡有志者皆可入学。族中凡致仕回籍者,多在塾中执教。有此诗书传家氛围,宜宾赵氏子孙一步步走向繁荣昌盛。
  到了晚清,其十世孙、著名的“铁笔御史”赵树吉,更是将宜宾赵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优良的家风家教推向极致。
  赵树吉(1828年-1880年),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進士,由翰林院编修改监察御史、工科掌印给事中、云南迤西兵备道等。一生皆在晚清内忧外患连年天灾人祸中度过,眼见官员们对国家丧失信心,普遍庸懦糜烂,而百姓为生计所迫,“老弱行乞于街,衢壮者竄身于盗贼”,官风民风败坏。他告诫家人要弘扬先辈优良的家风家教,“恢廓前烈,振起家声”,并多次上章痛斥朝廷流弊,上改善之策。从封疆大吏到芝麻县令,被他弹劾的不法官员不计其数。如督军入陕的钦差大臣兵部侍郎胜保,仗恃为拥戴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立下大功,又与执政的恭亲王关系很好,且手握重兵,不但贪腐成性,生活也极其糜烂,带兵打仗竟肆无忌惮地带三十多个妻妾同行。为惩治这个极其腐败的督军,赵树吉曾于咸丰十一年上《请罢斥贻误军事大员疏》,参劾胜保“行同无赖”,见没引起朝廷重视,于同治二年又再上《请诛革员胜保疏》,历数胜保“不法已极”的“种种妄为”后,力主诛杀:“若有功而赏不逮,有罪而罚不果,则善者无所恃,恶者无所惧。”为防止慈禧太后对有拥戴大功的胜保手软,赵树吉在疏中毫无忌讳地告诫皇上“皇上虽帱载包容,恩同天地,欲曲法以生之,何以对祖宗、谢天下乎?”

 赵树吉不但为官一身正气,与贪赃枉法的权贵们格格不入,还一生廉洁自律,从不以权谋私。《叙州府志·卷三十三人士》为此对赵树吉给予很高的评价:“……屡上疏弹劾权贵,直声震天下,居台谏八年,食贫修业……”
  咸丰八年(1858年),时为工科掌印给事中的赵树吉被清廷任命为顺天乡试同考官。当时,不少官员借科考之机都在暗中捞取好处:主考官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柏葰听受家人嘱托换取中试卷子、副主考官户部右侍郎程庭桂接到儿子交通关节的条子不举报、同考官翰林院编修浦安伙同作弊、兵部尚书陈孚恩等大员的衙内们向场内递关节托人情……案情爆发后,咸丰帝痛下决心整饬科场秩序,先后共惩处涉案人员九十一人。其中,刚升为文渊阁大学士兵部尚书的主考官柏葰等五人被处斩,副主考官一被革职,一被充军,成为清朝浮出水面的三大科场舞弊案中最惊心动魄之案。赵树吉虽清贫,却视“物非其有而据之,不祥”,坚守清廉底线,不但在这个震惊朝野的大案中一尘不染,还以“构厦有众材,扪心可安寝”劝谏诸试官自律,希望大家认真为国家选材。
  赵树吉为官清廉并非“不缺钱”。他在《送少舫弟回蜀乡试三首》中曾自述:“为贫始学宦,宦久乃愈贫”。所居也正如他《冬夜感怀二首》那样,“闭门若空谷,矮屋如渔舟”。因囊中羞涩,在同僚聚会时凑不出份子钱经常“失约”。逢生日,也因无钱宴请亲友而出门躲客。在京为官时,所生六儿女,四女皆死于贫穷与疾病。他身为朝廷大员,并非没有贪腐的机会,但他却在贫困中廉洁白守,以诗“传家无长物,唯有清白贻”自豪,并告诫族人,要时刻“毋忘廉吏後”,决不能辱没了清白的家风。
  赵树吉任云南迤西兵备道时,因迤西长期战乱,人口锐减、土地荒芜,百姓困苦至极。他实在不忍心征收徭役,更不愿搜刮百姓最后一口救命粮以充军粮,而他的《平乱策》又不被当政者采纳,不得已托病辞官回籍。因他在任上竭力解除民生疾苦,在监督官兵、禁革奸弊、整饬文教、建言献策等方面成效卓异,辞官离去后,当地士民将他奉入长生祠。
  赵树吉辞官时囊空如洗,回籍后仍需设馆授徒或为人写字等以补家用,其人品恰如他的诗“骅骝重骨不重肉,人生可瘦不可俗。君看松竹岁寒材,劲节孤根挺苍玉……”
  赵树吉不但是宜宾赵氏第一个进入翰林院,以铮铮铁骨传誉晚清的御史,并且在诗书上造诣颇深:他从小随父习书法,深得唐晋诸名家神韵,学古而不泥古,精妙秀逸,自成一家,晚清至民国时曾为字帖刊发。
  赵树吉的诗在晚清也很具特色,由于长期身处内忧外患中,其诗多因时事而发,天灾人祸和战乱之苦在诗中大量涌现。如《邯郸行》、《羊城行》等。任迤西兵备道后,他目睹贫穷、瘟疫和兵祸中滇西百姓的非人生活,更是痛彻心扉,一系列“悲歌”催人泪下:《悲夫役》《悲捐派》《悲掳掠》《荒田谣》《秋疠行》,其意义不输杜甫“三吏三别”,可谓咸同时代的一部史诗。徐世昌辑《晚晴移诗汇》称他“诗才茂美,托旨深长。当时蜀中诗家,推为巨擘”。
  在良好的家风家教熏陶下,宜宾赵氏历代为宦的,在当地都留下循吏的好名声。其诗书艺文,在国际国内也影响极大:赵树吉与赵亮熙叔侄皆是国内著名书法家,“若得一纸,视若拱璧”;赵树吉《山房文集》与侄孙赵增瑀诗《峨山先生集》被时人“推为巨擘”;中国著名的戏曲泰斗赵景深集文史、教育、文学创作于一身,享誉中外;在话剧、电影界颇负盛名的赵慧深在《雷雨》、《马路天使》等剧中精湛的演艺令人难以忘怀……
  因重视教育,宜宾赵氏十一世孙赵清熙在宣统三年(1911年),还代表家族捐资在宜宾南门创建“宜宾女子师范学堂”(今四川省校风示范校宜宾市二中)。宜宾赵氏的塾馆,也发展为今天的宜宾市叙州区赵场明德中心校。
  宜譜不但是记载一个家族世系繁衍及重要人物事迹的档案,更重要的是传承和发扬其光荣传统并用以自律的载体。宾赵氏族谱,虽没一份专门的家训写在家谱上,却处处渗透着优良的家风家教,并在其熏陶下子孙繁衍,人才辈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8-25 01:52 , Processed in 0.07199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