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颍史学 门户 查看主题

特朗普政府最大“鹰派”是如何养成的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9-10-12 14:50| 查看数: 5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博尔顿以“战争鹰派”而闻名。他曾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发文呼吁对朝鲜和伊朗进行军事打击,提议以色列、埃及和约旦瓜分巴勒斯坦土地。在越南战争时期,他是坚定的主战派。伊拉克战争前夕,他坚称萨达姆密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近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雇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有分析认为,这跟他的“鹰派”作风有关。事实上,此前的第二次美朝峰会无果而终、委内瑞拉政变、美伊矛盾升级,三起国际事件背后都能看到特朗普政府内最强势“鹰派”博尔顿的身影。
  在里根、老布什、小布什政府担任过政府要职的博尔顿一直以“战争鹰派”闻名。他曾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发文呼吁对朝鲜和伊朗进行军事打击,提议以色列、埃及和约旦瓜分巴勒斯坦土地。在越南战争时期,他是坚定的主战派。伊拉克战争前夕,他坚称萨达姆密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他是坚定的主战派
  拥有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博尔顿从小成绩优异,但与很多耶鲁大学校友不同的是,他来自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只有中学文化。不过,博尔顿的政治观点从小就深受家庭影响:他父亲是坚定的保守派共和党人。
  还在中学时,博尔顿作为志愿者加入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戈德华特的总统竞选团队。戈德华特被视为上世纪60年代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复苏的主要精神人物,参加了1964年的总统选举。但由于被指控为极端反共产主义分子,可能导致美国与苏联开战,戈德华特在选举中惨败给民主党的约翰逊。
  戈德华特的败选激起了博尔顿的斗志,他指责媒体帮助民主党扭曲戈德华特的理念,表示“现在是时候还击了”。在进行还击前,博尔顿先进入了耶鲁大学。这段经历在博尔顿心中埋下了鄙视上层精英的种子。当同学们忙于关注拳王阿里之时,博尔顿成为了副总统阿格纽团队的实习生。
  与博尔顿同宿舍楼的老友托马斯回忆,在认识博尔顿之前,他就听说过此人,大家都知道他是“右翼保守主义派”。
  博尔顿在耶鲁大学就读时也正好是越南战争期间。与大部分反战的校友不同,博尔顿是越战的支持者。
  强势固执,擅于搞内斗
  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博尔顿前往华盛顿开始了短暂的律师生涯,这段经历为他赢得了“新右派律师”的称号。1985年,博尔顿进入里根政府的司法部,其后成为助理司法部长,正式开启了从政之路,也逐渐以“战争鹰派”而闻名。
  在小布什时期,博尔顿推崇的美国至上,对国际协定的不信任,对联合国的不屑以及对伊拉克、叙利亚、古巴等国的敌视发挥得淋漓尽致。
  2001年,博尔顿被任命为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一年后,他在公开演讲中指控古巴研制生物武器,指责古巴政府与利比亚和伊朗勾结。就在博尔顿准备就古巴生物武器问题参加国会聽证时,国务院情报部门的分析师指出,现有情报不足以支撑博尔顿的说法。据悉,此事一度激怒博尔顿,他威胁要开除这名分析师。
  伊拉克战争前夕,博尔顿坚称萨达姆密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时,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时任总干事布斯塔尼已经成功说服利比亚和伊拉克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上签字。但据布斯塔尼所述,小布什政府要求他停止谈判,并派博尔顿前往海牙向他施压。布斯塔尼回忆,博尔顿当时在办公室里要求他在24小时内辞职。遭到拒绝后,博尔顿威胁称美国当局知道布斯塔尼的两个儿子在纽约,女儿在伦敦,“我们还知道你的妻子在哪儿”。虽然布斯塔尼坚持拒绝辞职,但美国随后召开特别会议强迫其下台。
  与博尔顿共事过的部分官员认为,博尔顿强势固执,且擅于搞内斗,为了能让自己的观念得到推行可以不择手段,包括操纵情报、打击同僚。
  在对待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上,博尔顿认为这些组织和协议破坏了美国的主权、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对美国弊大于利。他曾发文反对美国参与维和行动、批评联合国干涉美国主权、不满欧洲盟友对美国的敌人过于软弱,还推动美国于2002年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
  由于博尔顿备受质疑的工作方式和对联合国的态度,当小布什2005年提名其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时,遭到了参议院反对。小布什只能绕开参议院强行任命博尔顿。不过,他的任职也仅维持了一年。
  被利用的“坏警察”
  离开小布什政府后,博尔顿并没有因为暂别政坛而放弃推广自己的政治理念,而是加入保守派研究机构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成为福克斯新闻的常客。
  根据博尔顿加入特朗普政府前提交的收入报告,他在2017年的收入至少达200万美元。其中60万来自福克斯新闻,25万来自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
  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后,博尔顿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火力全开。美国媒体多次报道称特朗普因不满博尔顿的好战,与之出现内斗。但特朗普很快出面澄清,称“没有生自己人的气,我都是自己作决定”。
  华盛顿保守派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负责人杜博维茨认为,虽然特朗普并不愿意开战,但他需要类似博尔顿的“坏警察”。因为在“通俄门”调查等一系列问题发酵之际,白宫需要一名强硬的人充“门面”。如今,时过境迁,特朗普要准备连任大选,要把精力放在稳定国内民生上,博尔顿这根到处“喊打喊杀”的火柴棒,不便呆在身边了。
  (人民网2019.9.11安晶/文等)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11-19 08:52 , Processed in 0.07148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