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颍史学 门户 查看主题

关于西门庆之死的调查报告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9-9-28 15:11| 查看数: 9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金瓶梅》里的人物生活在遥远的北宋,但这本成书于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奇书,谈的却是明代的故事。西门庆的故事,是所有明代商人的故事。
  游商西门庆最终在绝望中死去。他的死,既是对个体理想——恣意纵欲的一种绝望,也是对本朝太祖皇帝心目中的乌托邦——那个绝对静态的小农社会的绝望。
  
  西门庆的故事,是所有明代商人的故事。
  所以,西门庆的死,既是《金瓶梅》里的一桩疑案,也是明代社会的一桩疑案。
  小说给出的结论是西门庆暴毙于纵欲过度。但这个结论太过简单,流于表面。第七十八回,西门庆还只有三十三岁,正值壮年,精力极为充沛。根据小说的描述,此前也一直强悍健壮、生机勃勃。虽贪女色,但却越战越强。然而第七十九回,一向身体健壮的西门庆,却突然暴毙。
  显然,这个结局过于突然,解释也太过牵强。所以就有了下面这份调查报告。
  
  一、对受害人的基本描述
  
  在小说里,西门庆不但是地方恶霸,还是一个色中饿鬼。不过从根上说,他的身份是一个商人。
  在情色与财富之间,西门庆一向是毫不犹疑选择后者的。书中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情节:当西门庆得到了潘金莲这个真正能够满足他的色欲要求的女人,并准备将其迎娶回家时,媒婆薛嫂又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布商遗孀孟玉楼。孟玉楼手里有大笔的亡夫遗产,“金镯银钿不消说,手把现银子也有上千两”。西门庆闻言,立即丢下迎娶潘金莲的事情不管,转而全力去追求孟玉楼。潘金莲的肉体可以诱惑西门庆为之杀人,但与孟玉楼丰厚的陪嫁相比时,却立即黯然失色。
  只有在孟玉楼所有陪嫁的所有权正式转移到自己名下之后,西门庆的注意力才会重新回到潘金莲风光旖旎的肉体上面来。
  通过迎娶孟玉楼和李瓶儿等女人,西门庆结结实实地得到了几笔不小的横财。不过他最主要的财富还是通过经商得来。他经营的绒线铺,一天“也卖数十两银子”;他派伙计韩道国在扬州、湖州之间贩盐、贩绸,1000两银子的本金,就能够挣回“一万两银子的缎绢货物”;即便是刚刚死了儿子,丧期未过,西门庆也从始终把经商赚钱摆在第一位,照样庆贺自己的新缎子铺开张,而且当天“就卖了500余两银子”。
  西门庆不光一 心想着赚钱,而且很会赚钱,极有商业头脑。450两银子本钱开的绒线铺,三、四年光景,本银就能积累到6500多两;拿500两本金在扬州、湖州之间来回 贩盐、贩丝,几年下来本银竟上升到了5万多两;才几年时间,西门庆就从一个“并不算得富贵”的小商人,变成了一个拥有10多万白银的流动资本的“山东第一 个财主”。
  西门庆会赚钱,和他对财富的超前理解是分不开的。第五十六回,西门庆对应伯爵说:“(钱财)那东西,是好动不喜静的,怎肯埋没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一个人堆积,就有一个人缺少了。因此积下财宝,极有罪的。”
  小农社会的经济观、财富观无非是“以末致财,用本守之”。末就是经商,本就是务农。经商挣来的钱,都带回家买地,这是小农社会最先进的理财观。西门庆对此完 全不屑一顾,小说里一个老媒婆曾吹嘘过西门庆家里“田连阡陌”,但全书当中,却找不到任何西门庆曾经购置田产的记录,可见媒婆的如簧巧舌是信不得的。一个 如此强调财富“好动不喜静”,强调流通的重要性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循规蹈矩去买田买地的。西门庆对财富的理解,已经很接近现代意义上的“资本”了。

  除了会经营,有理念,西门庆还相当讲究商业道德。这和他在追逐女色上的无法无天是完全不同的。他极为重视自己的商业信誉,借钱给李智、黄四这两个破落户,他 啰啰嗦嗦,唠唠叨叨,再三叮嘱:“只不叫他打着我的旗儿,在外边东诓西骗”。因为实在担心这两个家伙没有商业道德,借自己的名义坑蒙拐骗,损毁自己的商业 形象,西门庆如此恐吓他们:“我打听出来,只怕我衙门监里放不下他,到时候抓他们去坐牢子”。
  从这些描述中,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西门庆是一个手段极为高超、理念极为前卫的商人,是极为成功的优秀商人。一个如此成功的人,却突然暴毙,显然很有调查的必要。
  
  二、几条重要的线索
  
  在调查的过程当中,调查人员发现了几条相当意味深长的线索。
  小说第五十七回,西门庆对着自己怀抱里的儿子说了一段话,他说:“儿,你长大来,还挣个文官,不要学你家老子,做个西班出身,虽有兴头,却没十分尊重。”这 段话让调查人员感到很吃惊。根据前面的调查结果,西门庆显然是他那个时代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可是这段话却明确表明:西门庆对自己商人这份职业,完全没有认同感。
  所谓“西班”,指的其实是武官。当时朝会,文官在东侧列队,武官在西侧列队,所以称呼武官们都叫“西班”。西门庆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长大了能做个文官,这是因为文官才是国家机器的核心。西门庆接着又说“不要学你家老子,做个西班出身”,却很明显没 有把自己当作商人,而把自己当成了武官——其实他这个武官不过是花钱买的闲职。
  一个在商业领域如此成功,如此有心得的人,却不愿意将自己视为商人,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缺乏认同感,无疑也等于是否定了自己的职业价值。很明显,一个失去了职业自豪感和社会角色认同感的人,内心深处必然充满了挫败感。
  也是在这一回书里,调查人员还发现了另一条重要线索。
  西门庆的大老婆吴月娘借佛法劝告丈夫少拈花惹草,西门庆鼻孔朝天,回答说:“咱闻那佛祖西天也止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便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灭我泼天富贵!”
  这段话也很让调查人员吃惊。西门庆的财富观那么前卫,他的消费观却又如此堕落,这对双胞胎同时寄生在西门庆身上,他们是怎么达成共存的?商人的天性是追逐利 润,为什么西门庆在成为“山东第一个财主”之后,却没了继续扩大自己的资本的动力,反而沉沦于现实世界的疯狂享乐之中?
  难道仅仅是本性使然吗?
  调查人员还查到了第三条线索,就在西门庆暴毙的前一回里。
  第七十八回,西门庆在招待新上任的何千户的宴席上见到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梦中情人”蓝氏。蓝氏惊人的美丽让他魂飞天外,“不见则已,一则魂飞天外,魄丧九霄,未曾体交,精魄先失”。这一面之后,精神健旺的西门庆开始变得神情萎顿,昏昏沉沉。
  正月十二,西门庆见到蓝氏,正月二十一就一命呜呼。
  蓝氏的出现与西门庆之死,无疑存在着极为直接的联系,但这种联系具体如何,则还有待调查的继续深入。
  
  三、在走访的过程中发现了嫌疑人
  
  在获得上述重要线索之后,调查人员开始扩大调查范围,做了大量的走访。
  结果是收获相当不菲。
  明代天启年间生人董含告诉调查人员,在他的家乡,“士大夫们都羞于和乡里的富人们为伍,有想攀附他们的富人,都会遭到严厉的拒绝”。想来西门庆不认可自己的商人身份,与此大有关系。
  在调查万历年间北京官府经营的客店时,调查人员进一步发现了商人在当时非但没有人格尊重,而且往往承受着政府赤裸裸的血腥盘剥。政府在客店内外张贴了许多公 文,里面提到严禁客商去私店里住宿,带来的货物也必须在官办客店里发售。调查人员惊讶地发现,官府来客店购货,往往“时值百文,止给六七十文”,甚至“值 十文者,止给一文”。

 明代人周晖也给调查人员讲了一个极为悲惨的商人故事:一个叫做陆二用的商人,他 花了八两银子的本钱,将一船灯草由苏州贩往南京,几经关税,已经缴纳了四两银子。快到南京时又遇上税官,但此时的他,身上已没有一分钱,悲愤之下,遂“取 灯草上岸,一火焚之”。为了避税,竟一把火把货物烧个精光。
  这个故事,后来被周晖收入了自己的著作《金陵琐事》里。
  因为西门庆不是历史人物,也是历史人物,所以调查人员还走访了明代著名的历史学家王世贞。王教授告诉我们,著名奸臣严世蕃曾经统计过嘉靖年间的天下巨富,点 了二十二家的名。这些巨富都经商,但没有一家是纯粹的商人,其中有十七家,家族本身就是达官权要,剩下的几家财富比起前者,要少许多,但也都与官府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王教授痛心疾首地对调查人员说:这年头,根本就不可能有单纯的民间商业家出现。
  无疑,这很容易让调查人员联想起西门庆的发迹过程。早年的西门家不过是个小市民,祖祖辈辈“一介乡民,并无寸役在身”,他的父亲还曾千里迢迢前往甘州贩绒, 可见也不过是个小商贩。西门庆发迹的背景,是因为他打通了官府的关节,取得了国家权力的强力支持。小说一出场就交待他“从小儿也是个好浮浪子弟……近来发 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有了官府撑腰,他打死了武大郎,结果是“那条街上,远近人物,无有一人不知此事”,但却“都惧 怕西门庆,是个刁徒、泼皮,有钱有势,谁敢来多管!”
  西门庆的祖辈属于纯粹的“民间资本”,但没有和官府搭上关系,所以一直发达不起来,西门庆和官府结成利益共同体之后,迅速就成了“山东第一个财主”,这引发了调查人员深深的思索。
  走访过程中,调查人员还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大明朝的官僚士大夫们普遍都看不起商人,但大多数的官僚士大夫们同时又都在经商,而且金额相当不小。级别最高 的经商者是正德皇帝,他满世界地开设“皇店”;首辅徐阶家中也“多蓄织妇,岁计所织,与市为贾”。明朝严格禁止四品以上官员参与任何商业活动,但到中晚 期,这些禁令基本形同虚设,不但小官经商,武官经商,大官、文官也都经商经得不亦乐乎。
  虽然如此,商人的地位却没变。
  在整个的走访过程中,调查人员听到最多的一个名字是“朱元璋”。大家都知道,这位同志在历史上被称为明太祖,形象很高大,是大明朝的开国皇帝。
  调查人员为此特意去档案馆调阅了许多朱元璋先生的资料,结果让我们豁然开朗。
  洪武十九年,朱元璋先生可能觉察出了自己在这个庞大的帝国面前的渺小和无力。为了驱除这种挫败感,他下了一道手令,要求全国人民“互相知丁”。
  所谓“知丁”,意思就是老百姓之间必须互相监视。皇帝说了,邻里之间,必须互相知道彼此的生计;全国各个村镇之中,都不准许有游手好闲之人,凡是不在士农工 商四种行业范围之内的家伙,我就注销他的户籍,把他流放到荒蛮的边疆去;居民们如果不履行监督邻居的“义务”,我也要流放他。
  在这份手令里,朱元璋先生重点提到了对商人们的高标准和高要求。
  他说,那些经商的人,本钱有多有少,路途也有远近之分,水陆之别,这些都要明确标注在路引上;出门什么时候回来,具体做什么买卖,邻居们都必须清楚;若长期不归,没有消息,邻居们就应当去报告官府;不去报告的,我要追究他的责任,流放他。
  在另一份文件里,朱元璋先生继续补充:商人们不许穿绸纱制成的衣服;农民不准转化成商人,凡有弃农经商的,我就把他划归为“无业游民”,把他逮起来流放;商人不许出去做官,也不准做公务员(吏)……
  调查人员初步认定:朱元璋先生,正是谋杀西门庆的真正元凶。
  
  四、调查结论
  
  本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先生,一生最大的愿望是打造出一个静态的小农社会。这位皇帝出身贫农,做过游民。前者决定了他对帝国无数贫苦小农的朴素的同情;后者则决定了他对一切带有流动性的事物的极端厌恶——见识过游民的巨大破坏力的他,绝对不希望在自己的帝国内存有大量的游民。

所以,朱先生希望,做瓦匠的,八辈子都老老实实做瓦匠;做石匠的,八辈子都老老实实做石匠;农民们早出晚归,不要到处乱窜,出门要让邻居知道,回家也要让邻居知道,不准离开村子一里以外,否则就是刁民……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在自己的村庄里生老病死的图画,是朱先生梦寐以求,但却从来未曾见到过的天堂。他一辈子都在追求这个虚无的梦想。
  自然,作为一种流通性极强的行业,如前所述,商业受到朱先生极度的排斥,他将这些排斥写入《大诰》系列丛书,写入《大明律》,写入《皇明祖训》……然后,调查人员在走访过程中所见到过的那些商人们的悲惨遭遇,就成了必然之事。
  具体解释西门庆暴毙这个案件。
  西门庆是一个商人,但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人,他必须和官府勾结在一起,才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正如当时的史学家王世贞教授所说,尽管明代中晚期表面上看 来是一个商业极度繁荣的社会,但这种繁荣却基本上不关商人们什么事。真正造成这种繁荣的,不是商人,而是官僚、士大夫,甚至包括皇帝在内。西门庆本属民间 资本,想要成为“山东第一个财主”,自然也不得不削尖了脑袋往官僚阶层中钻,终于用钱捐来个武官。
  西门庆不认同自己是个商人,除了商人遭人鄙视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主导商业游戏规则的,并非商人,而是官僚士大夫。西门庆只有挤进游戏规则制定者的行列,才有可能真正发迹——任何时代成功的商人,都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不认同归不认同,西门庆终究是个商人,而非官僚士大夫。朱元璋为了打造自己理想中的静态小农社会,对商业资本诸多限制,频繁打击。既不允许他们参与农业兼 并,又将大量的社会资源牢牢操控在政府手中,不给商业资本向产业资本转移的任何机会。同时,洪武时代商人们被抄家、砍头的血腥历史,也成了对之后的民间商 业资本的严重警告——马皇后有句名言:“民富敌国,民自不祥”,这个国家是不保护私有商业财产的。
  精明的商人西门庆,既不能,也不敢将自己巨大的资本继续扩大,继续向产业资本转移。他手头上握有巨额的财富,但这些财富却找不到健康、合理的出路。找不到健康出路的巨额财富,最终就只能转入疯狂的肉体享乐。
  所以,当西门庆成为“山东第一个财主”后,他一生最大的理想,已经不再是继续疯狂地追逐利润,而变成了“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本朝的游戏规则,商人的财富是不受保障的,所以西门庆选择了花天酒地,力求让自己有限的生命尽可能多地占有财富,力求在生理快感的巅峰上尽可能多 地停留。
  对于“商业”这份事业,他已经绝望。
  何千户娘子蓝氏的出现,是西门庆的最后一道催命符。蓝氏惊人的美丽让他魂飞天外,让他觉得自己此前所遭遇过的一切女人,都只是俗不可耐的糟粕。但他也知道,何千户是当红太监的义子,自己再有钱,蓝氏也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他永远不可能得到。这个缺乏职业认同感,缺乏职业成功感,对事业心灰意冷,而将一生最大的理想和得意都寄托在“强奸嫦娥、和奸织女”上面的游商,终于遭遇到了最后的绝望。
  在此之前,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业已经陷入绝境,如今他发现,自己对女人的追求也陷入了绝望。
  作为民间商业资本的“肉身代表”,西门庆只有现在,没有未来。在他癫狂的快乐中,隐藏着对生命、对人生,对社会的深深的绝望。而现在,这种癫狂的快乐也因为蓝氏的出现而离他远去。在这种双重的绝望之下,西门庆终于暴毙了。
  显然,这是一场谋杀,一场从朱元璋时代就开始了的,持续了200多年的隐秘谋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11-19 01:18 , Processed in 0.077719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