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颍史学 门户 查看主题

且将宫词说后宫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9-7-3 10:33| 查看数: 18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汉宫双姝与宫词
  野史《西京杂记》中记载,宫廷画师毛延寿因向王昭君索贿不成,便在王昭君的画像上点了一颗痣,让王昭君的相貌显得比较普通。由于宫女太多,汉元帝只凭借画师呈上的画像来选择宫女。这样一来,原本拥有惊人美貌的王昭君就淹没在众多的宫女里了。
  正史《后汉书·南匈奴传》记载,身在汉宫里的王昭君之所以自愿远嫁匈奴,是由于“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与其在宫中过着冷清孤寂的生活,让年华老去,不如远赴异域。所以听说有和亲的机会后,王昭君便果断毛遂自荐。王昭君出塞时,是否真的充满了悲怨情绪,后人已无法得知。但无论如何,这场政治婚姻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并不轻松的人生选择。
  野史也好,正史也罢,从汉代及两晋南北朝开始,王昭君从一个史书上鲜有记载的小人物化作了诗人笔下的大主题。
  “我本汉家子,将适单于庭。辞诀未及终,前驱已抗旌。仆御涕流离,辕马悲且鸣。哀郁伤五内,泣泪湿珠缨。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名。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父子见陵辱,对之惭且惊。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英。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金谷二十四友”之一、西晋文学家石崇的这首《王明君辞》,代言昭君,如临其境,缠绵悱恻,感人至深。“哀郁伤五内,泣泪湿珠缨”句,凸顯昭君不忍远离、五内俱焚的感受,读之令人扼腕。“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英”句,则更多的是作者对昭君流落异族的愤恨。虽然,这愤恨在今天看来,有些狭隘。
  “既事转蓬远,心随鴈路绝。霜鞞旦夕惊,边笳中夜咽。”南朝文学家鲍照以“转蓬”借喻王昭君,像蓬草一样随风飞转,身去远地,思念故土,其情凄凄。
  “秘洞扃仙卉,雕房锁玉人。毛君真可戮,不肯写昭君。”这首《自遣》的作者侯夫人,是隋炀帝时才貌双全的宫女。炀帝建迷楼,置数千宫女于楼上,侯夫人也被选入。后因不能忍受孤寂生活,自缢而死。侯夫人通过咏王昭君的悲剧,痛斥乱臣贼子的罪行,也寄托自己被锁深宫的苦闷。
  “于阗采花人,自言花相似。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乃知汉地多名姝,胡中无花可方比。丹青能令丑者妍,无盐翻在深宫里。自古女石娥眉,胡沙埋皓齿。”李白的这首《于阗采花》,对王昭君佳人如花、艳压群芳的歌颂,是大唐与大汉在精神上的对接。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杜甫写这首怀古诗的时候,正是他因直言进谏而遭贬流落他乡之时。明妃之色,后宫第一,然而却流落异域,远嫁蛮貘,其悲天人共知。杜甫正是“借昭君酒杯,浇自己块垒”。

王昭君
  “莫怨工人丑画身,莫嫌明主遣和亲。当时若不嫁胡虏,只是宫中一舞人。”晚唐才子王睿的这首《解昭君怨》,发出了与前人不一样的声音,将矛头直指冷血的的后宫嫔妃制度,即使当时“不嫁胡虏”,王昭君也“只是宫中一舞人”而己。
  作为北宋著名政治家的王安石,写过两首《明妃曲》,其中“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句,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个看待事物的角度。
  “不忍纷纷丑女颦,百年孤愤汉宫春。一身去国名千古,多少君臣学妇人。”元代大儒刘因的这首《昭君扇头》,在怜悯昭君际遇的同时,更渴望如昭君一样在历史的舞台上有自己的位置。
  “紫塞长门一样悲,何心终老向宫帷。不如绝域和亲去,还得君王斩画师。”清代女诗人陈葆贞,一如当年的王昭君,听从命运的摆布,没有自由的选择,只能将理想寄托于《王昭君》这样的诗歌中。《历代妇女著作考·清代九》记载:“与姊葆懿并娴吟咏,葆懿适宪曾数载卒,知葆贞贤,纳为继室。闺中倡和,教子成名。”
  比王昭君小4岁,出身名门望族的班婕妤,入宫之后,初为少使,不久因为才貌出众,被立为婕妤,受宠于汉成帝。婕妤位列妃嫔之首,仅次于皇后,汉代的皇后多从婕妤中迁封,可见当时的汉成帝对班婕妤的欣赏和喜爱。
  彼时除皇后为女主外,掖庭嫔妃三千,分十三等。婕妤一,烃娥二,容华三,美人四,八子五,充依六,七子七,良人八,长使九,少使十,五官十一,顺常十二,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等十三。这些人或有爵有位,或有品有秩。
  汉成帝曾经为了与她同车而游,特地命人制作了一辆辇车,结果班婕妤却对汉成帝说,我看古代流传下来的图画,圣贤的君主身边都是贤臣,只有像夏桀、商纣等末代皇帝身边才有宠幸的妃子宫女随行,我若与你同行,岂不是和她们一样?汉成帝听后十分高兴,太后王政君更把她比作楚庄公的夫人樊姬。

《毛延寿画汉宫春晓图》
  可惜好景不长,汉成帝对班婕妤的新鲜感,在赵飞燕与赵合德姐妹出现之后便逐渐消失了。
  后宫,相互倾轧,嫉妒争宠,无所不用其极;后宫,也有美好的一面,三千佳丽在风云诡谲的斗争中,总有一些人,宁可枝头抱香死,不随黄叶舞秋风,拒与君王同车的班婕妤,就是这面美好。
  班婕妤读史书、通音律、观古画、善文辞,更是钟嵘《诗品》中上品诗人18位之一。她在《团扇诗》中写道:“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长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她将自己比做团扇,夏天被人捧在手中,而到了秋天,则被人柬之高阁。这个比喻,后世一直沿用,团扇也成了红颜薄命、佳人失势的象征。诗中有哀怨,但对于失宠,她女性的自尊远远大过于怨恨。

班婕妤
  班婕妤的一生,可以看作是古代后宫嫔妃生命历程的一个标本。她的人生从豪华到萧瑟,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历代帝王后宫嫔妃们的普遍人生境遇。后世对她的诸多吟咏,言于后宫,意在格局。
  “建安三子”之一曹植赞颂班婕妤:“有德有言,实惟班婕。盈冲其骄,穷悦其厌。在夷贞坚,在晋正接。临飒端干,冲霜振叶。”
  西晋思想家傅玄赞颂班婕妤:“斌斌婕妤,履正修文,进辞同辇,以礼匡君,纳侍显德,谠对解纷,退身避害,志邈浮云。”
  “柏梁新宠盛,长信昔恩倾。谁谓诗书巧,翻为歌舞轻。花月分窗进,苔草共阶生。妾泪衫前满,单眠梦里惊。可惜逢秋扇,何用合欢名。”南朝梁陈间诗人阴铿的《班婕妤怨》,承班婕妤《怨诗》题旨,以班婕妤才情在君王的眼里比不过赵飞燕歌舞之实,写尽了汉宫的悲苦。
  “旧爱柏梁台,新宠昭阳殿。守分辞方辇,含情泣团扇。一朝歌舞荣,夙昔诗书贱。颓恩诚已矣,覆水难重荐。”现存以《长门怨》为题的唐诗共计37首,涉及诗人33位,徐惠是唐代同题诗歌中唯一的女性作者。
  《长信秋词五首》有言:“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將团扇暂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东方日影边的汉代宫阙,记载了多少忧伤凄迷、婉转哀愁的宫怨故事。班婕妤,这个王昌龄笔端的日影下落寞的女子,令人心疼。
  “十五入汉宫,花颜笑春红。君王选玉色,侍寝金屏中。荐枕娇夕月,卷衣恋春风。宁知赵飞燕,夺宠恨无穷。沉忧能伤人,绿鬓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为空。鹔鹣换美酒,舞衣罢雕龙。寒苦不忍言,为君奏丝桐。肠断弦亦绝,悲心夜忡忡。”李白的《怨歌行》里,借抒写班婕妤隐藏了一个空有抱负而不得志的自己。
  “团扇,团扇,美人并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以扇遮面,纨扇与玉颜掩映,扇与面皆来撩人心弦。写人如此传神,咏物如此生动的,就是王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读纳兰性德的《拟古决命词》,不免使人心生悲凉。更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般名句,完美牵连了千年以前的那位汉宫女子。
  “女无美恶,入宫见妒”。宫女身居深宫,不得自由,日久自然生怨。从汉乐府开始,便出现不少关于宫女怨妒的题材,仅以王昭君和班婕妤宫怨主题而衍生的就有《昭君怨》《昭君悲》《婕妤怨》《玉阶怨》等,后来逐渐形成了专门描述后宫的诗体,名为宫词。
“宫词之祖”王建
  作为一种诗歌体裁,宫词经过两汉、魏、晋及南北朝的发展,定型于文化思想高度开放的唐代。那些原本隐秘的宫中行乐也被毫无避讳地写入诗中。在官词的众多创作者中,既有像虞世南、王昌龄、岑参、李白、刘长卿、白居易、张籍、王建、李商隐、温庭筠这样的大诗人,也有徐贤妃、凤儿、刘嫒、韩氏这样的宫廷女子。在宫词的创作形式上,更是不拘一格,既有律诗、绝句、乐府歌行,又有百首连章的诗组。就宫词创作综合实力而言,中唐诗人王建无疑是其间集大成者。其《宫词百首》继承以往宫廷诗歌的现实主义传统,同时又加入了大量更具时代性和趣味性的社会内容,通过描述帝王与妃嫔宫女的日常生活,来反映中唐独具特色的后官风情。
  杜甫《宿昔》诗云“宫中行乐秘,少有外人知”,王建为何知晓隐秘的宫中生活并创作《宫词百首》?“先朝行坐镇相随,今上春宫见长时。脱下御衣偏得着,进来龙马每教骑。常承密旨还家少,独对边情出殿迟。不是当时频向说,九重争遣外人知。”从他给宦官王守澄的诗中,我们可以得知:正是从这位本家老哥处屡获宫闱秘闻,王建才能将其形之于诗,流传于世。
  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说王建《宫词百首》“多言唐宫禁中事,皆史传小说所不载者,往往见于其诗”。《宫词百首》对唐朝宫廷生活全景式的写真,为后人研究唐朝代宫廷生活提供了丰富翔实的材料,尤其具有价值的是他笔下的宫女已然突破了官怨的苑囿,摆脱了哀怨的常态,因此王建被誉为“宫词之祖”,实至名归。
  “春池日暖少风波,花里牵船水上歌。遥索剑南新样锦,东宫先钓得鱼多。”这是后宫钓鱼嬉戏的情景。“罗衫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每遍舞时分两向,太平万岁字当中。”这是后宫乐舞表演的情景。“竞渡船头掉采旗,两边溅水湿罗衣。池东争向池西岸,先到先书上字归。”这是后宫池中竞渡的情景。“雨入珠帘满殿凉,避风新出玉盆汤。内人恐要秋衣着,不住熏笼换好香。”初秋时节,宫女正忙着用熏笼给秋衣熏香,以备上位者随时取用。“私缝黄帔舍钗梳,欲得金仙观里居。近被君王知识字,收来案上检文书。”已经准备好终老道观的宫女,被皇上知道会识字读书,竟被提拔为女官检校文案。“殿前明日中和节,连夜琼林散舞衣。传报所司分蜡烛,监开金锁放人归。”二月初二的中和节,是中唐时期才开始兴起的重大节日,诗里描绘了宫人正在为佳节做准备的忙碌场面。
  王建的诗里,有唐朝宫廷里几乎所有人物的生活,甚至有人物生活里的细枝末节,他们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各得其所、各有千秋。近乎平民视角的王建,尽可能为我们展现了宫廷里真实的“人”,虽是“宫词”,却能“哀而不伤”。
宫中人写宫中事
  如果说王建的宫词是语句浅近的平铺直叙,那么花蕊夫人以“宫中人写宫中事”的宫词更可谓真实传神。如果说王建在叙述宫中日常杂事时带有些许讽刺意味的话,那么花蕊夫人却在叙述过程中带入了难能可贵的情感成分。

花蕊夫人
  先说花蕊夫人。五代十国间,被称为花蕊夫人者,共有三人。其一为前蜀主王建淑妃,成都人,宫中号为“花蕊夫人”,因其姐也为王建妃,故亦称小徐妃,姐妹皆受宠幸,其姐所生儿子王衍登基后封其为翊圣皇太妃。其二为后蜀主孟昶慧妃徐氏,青城人,貌美如花蕊,故称为“花蕊夫人”。其三是在清代学者赵翼《陔余丛考》中出现的,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宫人,闽女,雅好赋诗。现存《花蕊夫人官词》一百五十多篇,多被认为应归属于孟昶慧妃徐氏。花蕊夫人宫词清新隽永,以民间小曲的韵味,描绘宫中见闻,不假雕饰,也惟妙惟肖。
  再说花蕊夫人宫词里的成都宫苑。前蜀后主王衍将与皇宫连成一片的宣华苑修葺一新后,将嫔妃宫人集体迁徙院内入住。“会真广殿连高阁,楼阁相扶倚太阳。净甃玉阶横水岸,御炉香气扑龙床。”这是花蕊宫词中对宣华苑中会真殿的描述,我们仿佛可以看到这座宏丽的殿宇背靠皇宫,横亘水边。“三面官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亦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傍。”这一句是描述从宣华苑到皇宫的必经之路“狮子门”。
  “春早寻花入内园,竞传宣旨欲黄昏。明朝驾幸游蚕市,暗使毡车就苑门。”“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立春日进内园花,红蕊轻轻嫩浅霞。跪到玉阶犹带露,一时宣赐与宫娃。”花蕊宫词中的这三首诗,除了令人击节的景物描写之外,还在“讲故事”的同时,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无比美好的景象:天府成都温润宜人,蜀宫池苑春暖花开。尤其“绕树藏身打雀儿”一句,颇有些蜀地玩乐的情趣儿。
  “傍池居住有渔家,收网摇船到浅沙。预进活鱼供日料,满筐跳跃白银花。”“厨船进食簇时新,侍宴无非列近臣。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后宫的正常运转,得益于宫女们所从事的名目繁多的差役。花蕊宫词中的这两首诗,为我们呈现了撑船打鱼、等料入厨、准备宴席的场景。诸如此类的工作还有熏香的、煮茶的、剪花的、养鸟的、汲水的、酿酒的……
  “宫人早起笑相呼,不识阶前扫地夫。乞与金钱争借问,外头还似此间无。”为了得到外界的消息,宫女们不惜花费重金,争相向扫地大爷打听外面的世界。虽然花蕊宫词中的宫怨依旧时时处处,但却表现得非常巧妙。后宫深院能锁住宫女的身体,却锁不住她们渴望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愿望,“外头”,是典型的四川话,更是人世稀松平常的自由。
  花蕊夫人的诗作打破了传统宫词创作中由外臣叙述深宫内事、男人描写后庭闺情的尴尬局面,作为蜀宫内苑生活的亲历者和当事人,她将耳闻目睹的蜀官秘事娓娓道来,又以其女性独特的视角和心理来真实再现蜀宫生活的方方面面。清人吴之振在《宋诗钞》中评价花蕊宫词为“清新艳丽,足夺王建、张籍之席”。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评价花蕊宫词为“清婉可喜”。
  我们今天能读到花蕊夫人的宫词,还得感谢北宋“临川三王”之一的王安国在检校官书时的偶然发现,并将这个“偶然发现”转抄给了他的哥哥王安石,王安石又转抄给了“三旨相公”王珪和“三元及第”大学士冯京,这些宫词才广得流传。最有意思的是王硅,深受花蕊夫人百首宫词的影响,竞也创作了《宫词一百首》。
帝王纷纷赋宫词
  局外人作宫词,是否不如近臣?近臣作宫词,是否不如后妃?后妃作宫词,是否不如帝王?
  “北窗聊就枕,南檐日未斜。攀钩落绮障,插捩举琵琶。梦笑开娇靥,眠鬓压落花。簟纹生玉腕,香汗浸红纱。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倡家。”这首《咏内人昼眠》是梁简文帝萧纲描写宫中帝王与后妃夏日昼眠情形的诗,措辞香艳,趣味不雅。
  “禁苑百花新,佳期游上春。轻身赵皇后,歌曲李夫人。”“步缓知无力,脸曼动馀娇。锦袖淮南舞,宝袜楚宫腰。”隋煬帝杨广的《喜春游歌二首》,所写宫廷游乐,佳人在侧。《资治通鉴》载:“戊子,上谓侍臣曰:‘朕观隋炀帝集,文辞奥博,亦知是尧舜而非桀纣,然行事何其反也!’魏征对曰:‘人君虽圣哲,犹当虚己以受人,故智者献其谋,勇者竭其力,炀帝恃其俊才,骄矜自用,故口诵尧舜之言,而身桀纣之行,曾不自知以至覆亡也。’上曰:‘前事不远,吾属之师也!’”唐太宗与魏征的这些对话,每每读来,令人思绪万千。
  “兰气已熏宫,新蕊半妆丛。色含轻重雾,香引去来风。拂树浓舒碧,萦花薄蔽红。还当杂行雨,仿佛隐遥空。”唐太宗李世民的这首《赋得花庭雾》里,初唐的盛世基业通过柔美的宫中景物,被展示得淋漓尽致。
  “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消魂感旧游。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态拂人头。”在南唐后主李煜的众多诗词中,这首《赐宫人庆奴》是代抒宫女之情的典型。宫女年华已逝,美艳不复当初。“到处”二字是当初宫女在宫中受宠时的恩爱欢情。“强垂”二字愁怨渐深,柳无强垂之意,人有邀宠之心。全词以柳枝喻人,以“强垂”喻境,虽为代笔,情却真挚。
  宋徽宗赵佶继续将宫词创作发扬光大。他的五卷诗作之中,竟有三卷为宫词,前人最多百余首连章组诗,他却为我们留下《宫词三百首》。三百首是什么概念?微宗宫词之量,就唐后乐府诗史而言,也只有晚清硕儒史梦兰《全史宫词》二十卷可与之媲美了。而史梦兰著《全史宫词》二十卷,也可被看作是向微宗《宫词三百首》致敬之作。《宫词三百首》中,徽宗对自己在宫中四季的生活、嫔妃宫女的日常生活及宫苑景物等皆有描绘,堪称一部皇帝口述诗史。
  “羲献真迹胜古初,搜求方得到皇居。退朝彝鼎燃沉水,因染霜毫更学书。”从这首诗里,我们得知微宗苦学二王,临摹王羲之真迹颇多而得其精要。后来他的瘦金体笔意暗合古法,也应是从“羲献”等深厚的传统而来。
  “雅颂形容各训笺,后妃基化国风先。卷分二十求深旨,新著全经正论篇。”“梨花如雪照庭隅,魄月沦精上海初。禁鼓方传宫漏闭,嫔嫱相拉夜看书。”“韶阳偏逐禁宫先,三月清榆满地钱。嫔御直归多逸乐,高吟庚和缀新篇。”“碧纱窗薄晃朝曦,睡起心情不自持。妆饰尚慵临曲槛,却教鹦鹉念新诗。”“绮堂嫔御坦春容,踅止连绵组绣功。却取诗书共批阅,终朝歌演二南风。”“教化风行自掖房,芸辉新缮万书堂。清闲几砚皆编帙,时诵关雎正始章。”……徽宗在多首官词中表达着对妃嫔喜爱诗文的欣赏,这甚至是一种文人对文人的欣赏,又似男子对女子的倾慕。
  金章宗完颜璟从小聪慧好学,崇尚儒雅,是金朝最高统治者中汉化最深、文豪才子型的皇帝。元人燕南芝庵将其与历史上的唐玄宗、后唐庄宗、南唐后主、宋徽宗并成为“帝王知音者五人”。金章宗喜书法,精绘画,通音律,善诗文,仿宋徽宗瘦金体尤可乱真,如李白《上阳台贴》后之徽宗跋,实为章宗所书。“五云金碧拱朝霞,楼阁峥嵘帝子家。三十六宫帘尽卷,东风无处不扬花。”《归潜志》中便称赞这首《宫中》乃“真帝王诗也”。
  除了“帝王知音者”之谓,金章宗与宋徽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人戏称他是宋徽宗的“转世灵童”。南宋周密《癸辛杂识》中说,金章宗完颜璟的母亲,是宋徽宗公主的女儿。汴京陷落,宋徽宗21个女儿被金人掳走,为妾为娼,在北国又生8女。宋徽宗到底留下了多少混血外孙曾外孙,不得而知。
  明代藩王创作宫词者比比皆是,如宁献王朱权、秦王朱诚泳、蜀成王朱让栩、赵康王朱厚煜等,其中以“宗藩首善”蜀成王朱让栩最为优异。“君王翌日宴长春,霖雨迷漫泞土尘。特令满宫来魇止,一时悬挂扫睛人。”“空有华堂十数重,等闲不复见君容。俄听玉辇声才过,恨却监宫急急封。”蜀成王虽然宫词写的温柔细腻,但却不是享乐宫苑之辈。相反,他贤明文雅,并对声色犬马、灯红酒绿之事毫无兴趣。这在奢侈之风渐盛的明朝中叶,显得十分可贵。
  清代文网严密,除帝王将相外,宫闺之事文人不敢涉笔。清高宗乾隆皇帝,闲暇略作宫词,留有《题十二月宫词画幅二十四首》及《宫词体题冷枚汉宫春晓图三首》等。“集芳亭畔晓春寒,涂涂韶华取次看。小立沙堤浑不定,印来苔篆恰双鸾。”“朝阳阁里恰端阳,的的榴花绽绛囊。亲教官娥群角黍,金盘射得许先尝。”“晚妆初罢翠蛾修,呍岩了卦铝鳌1古拼滩幻拢荒昙丫笆侵星铩!薄疤燧庖灰棺呵砹郑跄啻拔率疑睢H次醵星常榧富匮啊!闭馑氖资杌娴谋闶乔⊙壑泄防镌绱骸⒅邢摹⑶迩锖秃淝楦辛髀叮床宦恢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9-20 18:18 , Processed in 0.07622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