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颍史学 门户 查看主题

八百年家族的秘密义字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9-6-13 11:21| 查看数: 408|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谱名: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
  居住地:江苏苏州
  始迁祖:吴咸
  主修:吴荣封
  年代:民国十年(1921)
  版本:卷一至卷六共6册,木刻本
  堂名:(无)

“抗金”吴家将的兴与衰
  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军攻破东京(今河南开封),虏获了宋微宗、宋钦宗父子北归,是为“靖康耻”,北宋亡。本年,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称帝,改元建炎,史称南宋。自此,南宋与金在此后百年间,时和时战。在“抗金”各支军队中,声名最著的,一支是在中原抵抗的岳飞,另一支则是在西北坚守的吴玠、吴璘兄弟。
  吴玠、吴璘为德顺军所属陇干人(今甘肃静宁)。吴玠生于宋元祜八年(1093),未及弱冠,约在政和元年(1111)以“良家子”投军。他的弟弟吴璘时方10岁。而另一个以后也因“抗金”名垂青史的岳飞,比吴磷还小一岁。宣和元年(1119),吴璘年十八,亦“以良家子从泾原军,战西边。”靖康初(1126),西夏犯怀德军,吴玠“以百余骑追击,斩首百四十级,擢第二副将。”建炎二年(1128)春,金人来犯入陕,此时的吴玠已成为独当一面的军事将领。从此时起,吴玠、吴璘为代表的吴家军成为西北“抗金”的精锐之旅,先后三世代表南宋政权与“一意睨蜀”的金国缠斗了近80年。其中,和尚原、仙人关大捷成为吴氏昆仲彪炳史册的经典战例。
  吴玠生前官至四川宣抚使,绍兴九年(1139)六月病逝仙人关,享年47岁,九月由“其弟璘与诸孤奉丧归葬于德顺军水洛城北原”。后追封为涪王,诏在仙人关立庙祭祀,赐额“忠烈”,谥日“武安”。吴璘在吴玠死后节制陕西诸军,数败金兵,令金人“不敢窥蜀者数年”。晚年拜太傅,封新安郡王,仍领四川宣抚史。乾道三年(1167)病故于汉中,年66,追封信王。其墓葬地至今不详。
  绍兴二十六年(1156),中书舍人王纶奉旨为去世了17年的吴玢作《吴武安公玢神道碑》,岁月无情,碑已不存,但碑文被宋徐梦莘收入《三朝北盟会编》。成书稍晚的《宋史·吴玠传》,对此文史实多有借重。据《宋史·吴玠传》载:吴玢有“子五人:拱、扶、撝、扩、摁”。胡世将撰《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与之同。但宋人明庭杰《吴武安公功缋记》则言玢只有三子:拱、扶、撝。

 《宋史》載:乾道三年(1167),吴璘病重,“呼幕客草遗表,命直书其事曰:‘愿陛下毋弃四川,毋轻出兵。’不及家事,人称其忠。”吴璘的儿子,在《宋史》中明确记载的,仅一人,即吴挺,《宋史》有传。同处并记吴璘曾对宋孝宗有“诸子中惟挺可任”之言,可知璘另有数子。
  《名臣碑传琬琰集》中,有王曮《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为乾道八年(1172)春奉旨撰写。碑文指吴磷有子12人,为:援、掖、扩、摁、挺、拭、拯、掞、捅、扬、揆、撙。
  吴挺于绍熙四年(1193)死于兴州(今陕西略阳),葬于成州(今甘肃成县)。由高文虎撰文、陈宗召书丹的《世功保蜀忠德碑》至今犹存于当地。全文近八千字,较《宋史·吴挺传》文字多出数倍。其中有“公(吴挺),信武顺王(吴璘)第五子”之说,乃与王曮《吴武顺王磷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契合。
  《宋史·吴挺传》记,吴挺有五子,后来投靠金人被封“蜀王”的吴曦即为其次子。吴曦在《宋史》亦有传,但入的是叛臣卷。吴曦传中,言及有叔父吴柄者与之同反,当为吴挺之弟、吴璘之子吴抦。
  吴挺死后,嘉泰元年(1201)七月,吴曦被任命为兴州都统制兼知兴州,《宋史全文》评价:“开边祸始此。”与吴家有世交的岳飞孙岳珂记载:吴曦从临安归蜀,仅用西湖水带的金鱼,就有三大船。对以武功起家三代簪缨的四川吴氏家族来说,灾祸已悄然渐近。
  吴曦归蜀后,马上做的一件大事,即为祖父吴璘修建大庙,既是提升自己在吴玢、吴璘家族中的核心地位,也为在四川树立绝对权威。
  开禧三年(1207),手握川陕戍边兵权的吴曦叛宋投金,受“蜀王”。事前,其部将极力反对,力劝:“如此,则相公八十年忠孝门户,一朝扫地矣。”但吴曦以“吾意已决”四字回之。
  仅40多天,吴曦事败。本年,对吴氏家族开始清算。《宋史·吴曦传》:“诏曦妻、子处死,亲昆弟除名勒停,吴磷子孙并徙出蜀,吴玢子孙免连坐,通主璘祀。”但此说并不确,而且处理吴璘家族的过程也更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吴曦犯“十恶”之罪,依律当合族连坐,“罪当赤族”。开禧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宋宁宗让内阁大臣31人集议,“合得刑名闻奏”。最后例请皇帝“睿断”。宁宗下诏:
  “吴曦叛逆,族属悉合诛戮。朕念其先世,不忍夷灭。除曦妻、男并决重杖处死外,其男年十五以下并女及生子之妾,并分送二广远恶州军编管。内女已出嫁者免。亲兄弟有官人,除名勒停。应吴磷位下子孙,并移徙出蜀,分往湖、广诸郡居住。吴玠位下子孙与免连坐,通主吴磷坟庙祭祀。令四川宣抚制置司取见服属官职照应施行讫闻奏。”
  三月二十七日,对四川都大茶马吴摁及其子吴昭下诏:落职放罪,迁徙湖广郡居住。按,《宋史·吴蚧传》将吴揔列为吴玢第五子,误。《宋会要辑稿》记载,吴揔为吴挺异母兄。在吴挺尚得势的孝宗朝,吴摁曾在御榻旁禀奏:“以(吴)挺之权太重,异时有变,臣乞不坐。”谓卓有远见。
  五月二日,代理四川宣抚史安丙奏报:吴曦案已斩首6人,即吴曦及子二,吴挺弟、吴曦叔吴柄,堂弟吴晛,胞弟吴晓、吴晫。其他婢妾等已分送诸军嫁与军兵。
  在此奏中,安丙又一次提醒皇帝,勋臣吴玠之后素与吴曦不和的事实,还为吴挺兄吴揔、吴广(吴扩,已去世)、弟吴拭(已去世)、吴拯(已去世)积极陈情。宁宗复诏:同意安丙所奏,赦免吴玠、吴揔、吴扩、吴拭、吴拯五房。另授吴揔团练副使,允许在湖、广州军“从便居住”。至于其他人(即吴磷另外诸子)则仍按三月二十六日指示执行。
  九月十七日,安丙再一次上奏朝廷,请求对吴璘子孙从宽发落:“吴璘位下诸房子孙,朝廷虽己降指挥,流徙湖、广居住。缘其人皆富贵膏梁之久,不辨菽麦,一出蜀口,必填沟壑。臣今仰体朝廷忠厚之意,欲乞将吴磷位下子孙田产,除吴揔、吴扩两房俱有子孙可以给付,吴拭妻刘氏见存无子孙俱与免籍没外,其余人皆痴庸病風之人,欲乞指挥免行流徙出蜀,止分送潼川府、夔州路州军居住,依归朝人体例,与计口支给廪粟,俾可自存。所有本分田产及诸房应关外四州田,并用招集民兵。止从宣抚司更各人与支给行钱三百贯,令往夔州、潼川路州县任便居住,庶吴璘子孙免沟壑之患。”
  宋宁宗经斟酌后,同意了安丙的建议。至此,尘埃落定。吴磷位下子孙经此一劫,不复再起。即便吴玠一脉虽“免连坐”,但亦元气大伤。有一位历史学家曾经感叹吴玠、吴璘的族裔,自此“便退出了历史舞台,人们再也无从寻觅到他们后代的踪迹了。”
  直到近800年以后,在属于江苏吴县境内的太湖西山岛上,有一支吴氏家族,因编修本支宗谱,敦请当地文人作序,才让人讶异地发现这是消失很久的吴磷后裔…… 西山岛上的“隐士”
  吴璘十二子中,已有的宋代文字遗存,记录了其中五子(吴挺、吴揔、吴扩、吴拭、吴拯五房)的下落,其他七房,在吴曦案后,应该是死罪可赦,活罪难免,虽最终因安丙求情,得以被免予出蜀,但被籍没全部财产后,他们的生活大约也只能是“免沟壑之患”而已。
  在交通不便的宋代,出川最便捷的路线,就是水路。沿长江一路向东,可以在扬州转大运河抵达南宋的首都临安(今杭州),这是吴璘、吴挺、吴曦们从四川至临安往返的路线。会不会有一支吴氏族人沿此路线,在“吴曦之叛”前后离开川蜀呢?
  处在太湖之中的岛屿,是乱世中最好的避居之地。太湖中七十二峰,有东、西洞庭山各自兀立湖中,遥相远望,以方位分东西,简称即东山和西山。西山岛南北宽11公里,东西长15公里,面积近90平方公里。太湖诸岛中,以西山为最,七十二峰的最高峰缥缈峰就在此岛。西山也是中国淡水湖中最大的岛屿。
  西山岛南隅,有村日明月湾,据说得名于吴王夫差与西施曾赏月于此。村中有诸姓,传说多是南宋时从北方避居于此的士族。晚唐诗人皮日休有《明月湾》诗一首,云:“试问最幽处,号为明月湾。”

 明月湾村吴、金、邓、秦、黄诸姓中,以吴氏最盛。村中吴姓现有民国十年(1921)刊梓《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以下简称《明月湾谱》)一种流传于世。谱载本村始迁祖为吴咸(1164-1244):“公新安王(吴璘)幼子,原名挺,字韫和,号雅然,世居蜀。兄(吴)挺,为殿前都统帅。公目击时艰,淡于官显。嘉泰初(1201),(吴)挺子(吴)曦为殿前副都指挥使,赂宰辅出帅西蜀,寻露异志。公惧祸及,挈妻、子逐迹于吴之晋陵故里,改名咸。越七年,曦果以事败伏诛。时宋室日蹙,晋陵已骚扰络绎,公闻具区(太湖古称)多僻壤,渡太湖求徙居所。至明月湾,境幽且邃,遂奠居焉。”
  谱载,吴咸生于隆兴甲申(1164),卒于淳祐甲辰(1244),享年81岁。夫人范氏生于乾道乙酉(1165),卒于淳祐丁未(1247),享年83岁。吴咸葬于西山潜龙岭之阳、炼丹池之右。从地图上可以看到,潜龙岭就在明月湾村北边的山上,近处是明月湾村,远处是太湖浩浩淼淼的万顷碧波……
  谱中有《吴处士韫和先生墓表》一篇,叙吴咸生平甚详,文后署名为“宋德祐三年丁丑三月林屋山人俞炎拜撰”。按:德祐年号仅存二年,德祐二年也即景炎元年,并无德祐三年之说。所以,丁丑为景炎二年。不知此碑是否存世?如能在当地得实物,且确定为宋碑,此处小小的年号失误大可忽略,姑且可算作太湖深处西山岛当年的生活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吧。
  考证这篇墓表是否确为宋末人所作,其重要性还在于在文中开宗明义指出:“先生姓吴氏,讳咸,字韫和。系出延陵季子之后,为宋太傅、武顺王磷幼子。”文中称赞吴成“生长华胄,而素性恬淡,声色犬马之好无有也,急功近名之智无有也。”
  按时间演算,如这篇文章作于宋德祐三年(正确应为景炎二年,即1277年),此时距吴咸去世已有33年。从文中表述看,作者俞炎与吴咸有交谊,且为忘年交。文中指出,吴咸不仅写“咏怀诗效阮步兵体,饶有古韵,寄托皆忠爱之意”,而且还能“点释周易理数,精蕴洞悉”。作者因“尤钦佩而急欲识其人,遂访先生于明月湾。款洽之余,欢然莫逆,由是而来往者数”。作者曾与吴成“间或韵语唱酬”,至少在作墓表时,吴咸的“诗书之遗泽犹存”。
  《明月湾谱》中,还有一篇署名缪彤的《吴挺论》。挠清初吴县有缪彤者,为康熙六年(1667)状元,明天启七年(1627)生,康熙三十六年(1697)卒。因淡于宦情,早早回到了家乡苏州创立了三畏书院,以教书育人为乐。此篇《吴挺论》因文中未署具体年代,故写作的来龙去脉付之阙如。但文章最后一段,写出了此论的要义:“包山明月湾吴氏,自(吴)挺以来已历五百余岁,云仍益众,人文益懋,户皆讲让型仁,彬彬乎为包山望族。山中人竞羡其族之盛,而不知其族之所以盛者,由(吴)挺之德之所致也。”
 《明月湾谱》中,收入迁山第6世吴德在元至正十四年(1354)撰写的《初编世谱跋》,此文值得注意的是开篇所写:“予家吴氏自泰伯而后支派蕃衍,不可胜数。自七十三世云隐公居于蜀,至八十四世韫和公由蜀迁晋陵,旋迁于洞庭之明月湾。”从跋中可知,吴德所做的工作是“编辑迁山后六世子姓名字,汇为一卷,附诸世谱之末。”而这世谱,则是吴咸“珍袭”保存并传给后人的。
  吴咸当年所珍藏的世谱原版估计已难以看到,因此从版本原貌入手,进而考证明月湾村吴氏的来历也就有了难度。以正常逻辑推理,元代的吴德是可能看到过吴咸所保存的原始世谱的。姑且以存世《明月湾谱》中所收录的,作为明月湾的远世直系简要摘录于下。
  该谱其以泰伯为第1世。(中间数十世,此处省略)。第64世:吴世伟(唐平乐公主驸马,进新丰侯。葬永宁县);65世:吴佐(袭新丰侯。葬醴泉县);66世:吴可博(天宝十年进士。葬陕右县);67世:吴舜咨(山阴县令,葬山阴);68世:吴翥(居山阴);69世:吴融(龙纪元年进士。葬山阴);70世:吴元三(葬洛阳)。之所以抄录上述世系,是因为在江、浙一带,多有吴翥后裔世系的谱牒出现,就此可以与《明月湾谱》相互对照、印证。
  元代吴德在《初编世谱跋》中提及本支自73世云隐公吴克标始居于蜀地,其世系在《明月湾谱》依次为:第73世:吴元标(读书于云阳山中十年不出,称云隐先生);74世:吴廪;75世:吴轩;76世:吴俨;77世:吴岂;78世:吴仁良;79世:吴邦彦;80世:吴魁;81世:吴平(隶德顺军,居陇干);82世:吴南金(字拱辰,葬永洛城。子二,即吴玠、吴璘);83世:吴磷;84世:吴挺、吴挺(磷之幼子,宋嘉泰间由蜀迁晋陵,旋迁洞庭明月湾,改名:咸,字:韫和,是为迁山始祖)。
  关于吴咸以上五代名讳,除吴玠、吴璘一致,《明月湾谱》与目前所知金石与纸本文献是迥异的。现存宋代文献,如《吴武顺王磷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宋故开府吴公墓志铭》、《吴武安公功绩记》和《世功保蜀忠德碑》,在记载吴挺以上五代世系上,是完全一致的,即:吴谦、吴遂、吴扆、吴璘、吴挺。而《明月湾谱》相对应的则是:吴魁、吴平、吴南金、吴璘、吴挺。
  还有一处值得推敲,在《初编世谱跋》文中,表述“韫和公”自四川迁晋陵,再迁明月湾时,并未出现“韫和公”原来的“吴挺”、以及改名后“吴咸”的名讳。倘若作为晚辈的吴德在此处需要对尊长避讳的话,或可以理解。但此文中只字未提及“韫和公”与吴玠、吴璘的关系,则多有遗憾。假如作为吴璘后代在南宋开禧年之后尚心有余悸的话,但此时已是改朝换代后的元朝,且在通常密不示人的宗谱中,对最值得说道的近世祖先不着一字笔墨,未免是小心过分了。 800年家族的隐秘文字
  在历史研究中,宗谱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性,虽然其位置一向排在国史、地方志之后。与国史和地方志修竣后即得以公开面世不同,宗谱往往只流转于本支家族内部,通常秘不示外人。宗谱对于本支家族而言,无疑为正史,因其“慎终追远,敬宗收族”的目的性,使其兼具保存族史、制定族规、管理族人的强大功能,在家族内带有强制性的保密原则,因此,宗谱没有与国史和地方志一样,成为学术领域的公器。民国以降,尤其是1949年以后,传统的宗族结构社会被逐渐瓦解,宗谱在家族中不再具有权威功能。由此,诸姓谱牒以各种路径散出,除了公共图书馆及研究机构外(上海图书馆共收藏约22000种、110000余册中国家谱),也进入了私人收藏的领域。作为不可替代的一种历史文献,其深藏的丰富信息,在学术研究中可以与国史、地方志相互参勘、互为补充。宗谱以其独有的保存形式,保存了大量菁芜杂陈的历史资料,其价值的发现,犹如考古,正在渐次地被挖掘出来。
  明月湾吴氏至民国年间,共修纂了六次谱牒,即:元至正年十四年(1354),明嘉靖十七年(1538),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民国十年(1921)。
  从嘉庆二十四年的五修到民国十年的六修,间隔已逾百年。“先人定例凡三十载而一修,三十年为一世,亦使世世不忘之意”。但嘉庆后三十年,先是咸同年间的“洪杨之乱”,苏州成了清军与太平军的主战场之一,吴氏族人惊恐四散。之后社会也一直在动荡不已,直至辛亥革命。对于具体的修谱而言,一向是“阅时愈久,将来访辑愈难”的,六修谱主编吴荣崶在《增辑世谱跋》中坦言:“一苦于经费之难筹,一限于人材之告乏”。
  以目前所见,明月湾吴氏宗谱的明清版本或已湮灭,仅存民国谱流传于世。从民国六修的《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至今,转眼又近百年了。以宋开禧年间从晋陵(今江苏常州)转徙明月湾定居计算,吴咸家族在明月湾已生活了800多年。明月湾的吴氏往事,只能在此谱中去探求了。
  民國谱分六卷,具体目次为:卷一,开篇即为沈德潜、廖鸿章、何忠相(以上为乾隆版)、王以衔(嘉庆版)、夏荣荃、费祖同(民国版)序六篇。其后才是谱牒目录,继之有杨继盛、劳珊、陈璋三篇原序,有例言三篇,最后为原系图、表;卷二至卷五,均为迁山世系;卷六,为碑记、传表、志铭、序略,及历次修谱后跋等。
  第一册开卷六篇写作于不同年代的谱序,均以书法上版刻印,写、作、刻、印俱佳,尤以沈德潜和王以衔两序最为精美。
  沈德潜(1673-1769),吴县人,乾隆四年(1739)67岁中进士。入仕后,与乾隆帝屡有诗文唱和,时人目为君臣佳话。乾隆十四年(1749),77岁的沈德潜申请退休回乡,乾隆让其校毕御制诗集后才能走,《清史稿》还记下了乾隆原话:“朕於德潜,以诗始,以诗终。”两年后,乾隆下江南,在苏州特意停留接见了沈德潜,并留下《赐沈德潜》诗一首,其中有句云:“水碧山明吴下春,三年契阔喜相亲。玉皇案吏今烟客,天子门生更故人。”
  乾隆辛已(1761年)六月,89岁的沈德潜应邀为西山明月湾吴氏新修的宗谱作序,他写道:“洞庭西山明月湾,峰峦耸翠,溪流环碧,人烟鸡犬在花林中……”这一段话,将明月湾描写成了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现在已然成了明月湾村的广告词。
  序后落款是“赐进士出身、诰授光禄大夫、礼部尚书、予告在籍食俸沈德潜撰,时季九十。”有印两方,一为“大宗伯章”,一为“归愚”。
  除了这篇谱序,《明月湾谱》还收录了沈德潜的另一篇文章。乾隆九年(1744),明月湾村吴国珩等人村内建立至德分祠,17年后,也即乾隆二十六年(1761)沈德潜撰写了《至德分祠碑记》。从时间上判定,应该是明月湾吴氏族人请沈夫子同时为乾隆谱作序和为祠堂写记的。
  碑记载:至德分祠“广三亩有奇,正寝三楹,奉泰伯、仲雍、季子位。后寝三楹,祀迁山始祖韫和公、其诸子姓木主以序而。附构层楼,贮家乘、祭器。楼下设家塾,选子弟之才俊,读书其中。”最后,沈德潜揭橥要旨:“从此过泰伯之遗祠,仰三让高风,益相勉于敦庞醇谨。仕者让于朝,处者让于家,耕者让畔,行者让路。盗贼不生,狱讼衰息。不惟风一族,且以风一乡。建祠之功伟哉!”
  民国版谱凡6卷6册,封面署: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每册另以“延、陵、世、泽、长、忠”定名,以木活字红印钤盖于书签下方。凡例规定:“旧谱五本原系六卷,因二、三两卷厚薄不匀,故合订一本,作为五本,定名为:延、陵、世、泽、长五字,民国辛酉增辑添加一卷,加名曰:忠,共装订六本。继续定名为:忠、孝、传、家、本五字,如后裔再辑者,须照次序而行。”首册书签和扉页上,均盖有领谱红章,印文为:“第×号谱壹部计六本给×世孙×字×领藏住×地民国辛酉年冬月吉日”。
  “国有史、家有谱,其义一也。史无例,则予夺不平;谱无例,则进退失据。”对于编辑宗谱的凡例,明月湾吴氏采取不断补充和修订的方法,即在谱中保留旧例,若有补充,即为新例,“旧例已及者不赘”。新旧并列,让后人一目了然。如,嘉庆版增加了8条凡例,其中最重要的是为了避免辈分和重名的混乱,第一次拟定了排行:“立名行派字样,宜通族归一,不得混淆。今自二十一世起拟定:名正言顺,礼乐以兴,功崇惟志,业广在勤十六字,挨世次用之。其第二字不必拘按五行,恐径窄难取。”
  作为嘉庆版主编之一的吴文法,他还特别增加了一条:“新谱既颁,旧谱宜缴,封贮祠中。人情喜新弃故,不复收藏,常有被非族拾得,割裂谱头移花接木者,慎之慎之。”
  《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六修谱肇始于1920年,1921年印刷完成,1922年因有讹误又加以修订,前后三年。该谱最后,将修谱所募款项,及修谱各项支出不厌其烦详细列出,尤其是对交付印刷的费用各项记录尤详,为民国早期印刷史保存了珍贵的原始资料。关于印刷的细目摘录如下:“一付毛上珍订定谱七十部。每部四百五十页为限,加新添排印一百五十页为限,工纸料一应在内,计洋四百七十元。一付添排印除一百五十页外多加一百八十七页(每页四角五分),计洋八十四元一角五分。一付修刻嵌补卷一原系表三块计字一百七十二个(每字跋厘双算),计洋二元七角六分》……”
  六修谱的印刷由苏州毛上珍印刷所担任。在该谱每一册的最后页均人工盖有“苏州临顿路南首毛上珍印刷所”朱印一方。 古风犹存明月湾
  2008年,我曾有缘与两部民国版《洞庭明月湾吴氏世谱》相遇,最终,在金陵得其一。斯谱天头阔大,白纸摆印,开版俊雅,精写精雕。虽为了节省经费,部分利用了前谱的旧版,致使与增辑的新版字体稍有异同,还小有虫蛀,但这一些,都瑕不掩瑜,不能阻挡我携之而归。我在得谱四年后,曾专程去苏州西山明月湾村考察,并留下了日记:
  “2012年6月28日,从上海驱车西山。9:30出发,绕过半个太湖,跨越太湖大桥,中午时分抵达西山明月湾村。村外道路沿湖的一侧,有农家乐餐厅一字排开,绵延数里,古村的宁静不复以往,可以想见明月湾村已声名在外。当日,微雨。在漾漾细雨中,在村子里转了两圈。村中的古建筑并不算多,触目惊心的当然是随处可见、谈不上美观设计的水泥房子。仅有几座有古建筑模样的老房子,多由农村妇女把守,有意思的是她们一概面无表情。要想进门看看,只认门票,且不愿与人多聊,惜字如金。
  “虽然旧时的印迹正在逐渐消褪,但也并非一无所得。在某个建筑的大门上,我依稀看见了旧日认真书写的字迹:大学大用老三篇,搞好思想革命化。但这种有着强烈时代特征的标记,也已凤毛麟角。
  “在微雨中匆匆在村中转过后,时间已是下午1时多。本来想去来前朋友推荐在村口的一家吴姓农家乐就餐,未想大门紧闭,敲门、呼喊,却丝毫没有反应。邻居对我说,主人可能去打麻将了。明月湾村口有一棵极大的大香樟,有着几百年的年纪,也是这个村的地标。正在给大香樟留影,走来了一位中年汉子,邀请去他家吃饭,他的饭店也在村口。问:尊姓?答:免贵,姓吴。
  “这位吴老板的饭店比闭门那家似乎更高大气派一些。吴老板把我带到三楼靠窗的位置,整个饭店只有我一个人。点好了清蒸白鱼、银鱼炒蛋、清炒野菜,正想跟老板聊聊,未想勤快的老板又下楼拉客人去了。
  “坐在吴老板的楼上,可以居高临下,左近可以看见黄氏宗祠,右近可以看到郁郁的古樟树。正前方,是村子的入口,自然也是留下‘买路钱’的地方,再远,就是太湖了……”
  记得那一次在饭后,我曾跟这位吴老板有过简短的交谈,他告诉我目前村里的吳姓,有两支,一支是土生土长,人数最多,他本人就是这一支的后人。另一支外村迁来的,人数不多。我问他与隔壁闭门那位吴老板是什么关系,他很果断地告诉我,他俩不是一支,隔壁那家是外村来的。虽然他俩的老婆都姓黄,来自同一个村庄,还带点亲。
  吴老板主动带我进了黄氏宗祠,跟收门票的妇女打了招呼,免了门票。现在的邓家祠堂成了清代著名廉吏、曾在西山用里巡检司任九品巡检暴式昭的纪念馆。吴、邓、秦、黄、金曾是明月湾的5大家族。金氏相传在太平军时期被灭绝,现存4大姓。邓氏后人中,以曾官至云贵、闽浙、两江总督,因协助林则徐销烟的邓廷桢(1776-1846)最为有名。
  在《明月湾谱》中,有一篇邓廷祯写的《徐孺人传》,落款为“道光辛巳(1821)孟夏年家眷愚弟金陵邓廷祯拜撰”。这位徐孺人,是与邓廷祯“素相契”的吴廷保(息园)妻子。吴廷保的母亲邓氏,很可能就是邓廷祯的族人。吴廷保父亲吴文藻(字景云,号鞠村)是明月湾吴氏嘉庆谱的主修者之一。嘉庆二十年(1815)时任江苏学政王以衔(乾隆六十年状元)坐船回湖州省亲,路过西山,特意停留,去拜访旧友沈石壶,沈当时正在明月湾吴氏家塾教书,王以衔因而结识了“气度春容,言词渊雅,恂恂然有儒者之风,予甚钦敬”的主人吴鞠村。当嘉庆二十四年(1819)吴鞠村主持修谱请王以衔作序时,王不忘旧谊,欣然作文。

  明清两代,太湖两山因耕地局促,兼以有水利交通之便,外出服贾者甚多,并形成了著名的“钻天洞庭”商帮。明月湾吴氏子弟,也沿着祖先吴咸从长江出川到达江南的水路上溯,散布在江西、湖北、湖南一带经商。从《明月湾谱》可以看到,很多人死后就埋在寓居地,如常德、益阳、长沙、湘潭等等。这也是明月湾修谱之难的另一个原因。因此,在乾隆、嘉庆、民国三次修谱时,均指定专人负责访问、编辑“寓楚子姓”。
  现在的明月湾村史,大多都将村中几大姓的来历说成南宋时期的北方士族,其实明月湾的历史可以追溯得更远。明月湾具体成村时间待考,但至少在中唐,这里已有成型的村落。唐代诗人直接将明月湾入诗的,除了晚唐的皮日休,还有年代更早、名气更大的白居易。白居易在宝历元年(525)任苏州刺史,当年就为了选取贡橘而坐船来到西山,此行留下《早发赴洞庭舟中作》纪游诗数首。其中一首《夜泛阳坞入明月湾即事,寄崔湖州》,诗云:“湖山处处好淹留,最爱东湾北坞头。掩映橘林千点火,泓澄潭水一盆油。龙头画舸衔明月,鹊脚红旗蘸碧流。为报茶山崔太守,与君各是一家游。”
  伟大的诗人不仅为明月湾歌咏,还直接将村名写进诗题。明月湾何等有幸!白居易在明月湾,比晚唐的皮日休早了300多年,比南宋的吴咸迁居明月湾早了680年。跟随白居易的脚步,我姗姗去迟踏进了明月湾村,在整整1487年之后。对于明月湾村,一个清代诗人飘逸地说:“满船明月唱歌去,七十二峰皆白云。”而另一個明代诗人则更直接:“世人不信桃花源,谁知此是真桃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新评论

admin 发表于 2019-6-13 11:21:43
作者:吴霖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11-19 01:18 , Processed in 0.07607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