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颍史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颍史学 门户 查看主题

白驹过隙:千年诗歌里的光阴故事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9-6-26 21:05| 查看数: 4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寸阴与分阴
  日晷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测日影定时刻的计时仪器。日晷由晷盘和晷针组成,晷盘常为石质,四周刻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十二个度,用来表示时辰。晷针常为铜质,立于晷面正中并垂直于晷面。晷针的日影指向晷盘的某一位置,便可知道是某一时刻了。“寸晷”指一寸长的日影,“寸阴”就是晷针的影子在晷盘上移动一寸所耗费的时间。
  《淮南子.原道训》里有记载”圣人不贵尺之璧,而重寸之阴,时难得而易失也。”勤于治水的大禹,是极为懂得爱惜光阴的人。
  “时不久留,日月其除。玄景蹉跎,忽沦桑榆。惜此寸阴,念彼白驹。昔齐骥踪,今则异涂。”西晋诗人曹摅在其《赠韩德真诗》中,抚今追昔,由寸阴而想到了白驹。对于生命中美好的瞬间,我们是否可以捕捉下来想办法让它停留,而不是毫不在乎地任其溜走。
  曹摅不仅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家,更是一位宅心仁厚的政治家。以信敬畏于生命,以情救赎于灵魂。“曹摅岁夕,纵囚归家。克日皆返,诚感靡涯。”“曹摅约囚”的故事,至今传颂。
  比曹摅稍晚的东晋名将陶侃,借“禹惜寸阴”激励自己:“大禹圣人,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
  一寸等于十分。只有分阴,才能表达陶侃对时间的珍视。在任广州刺史的陶侃,闲著无事时,便每天早上将砖瓦搬到屋外,晚上又搬进屋内。有人问他原由,他回答说:“我们正尽力恢复中原,如果过分悠闲放逸的话,恐怕到时候难担重任,所以我要一直训练我的体力。”陶侃聪慧灵敏,对人谦逊有礼,做事尽心尽力。军中府中大小事情,陶侃都亲自管理,从无遗漏,尽量不给自己留一点点的空闲。在他看来,活着的时候不能对国家有所贡献,死了以后不能被后人传颂,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糟践自己!
  潘岳《哀永逝辞》里有“日月长兮生年浅,忧患众兮欢乐鲜”,陆机《叹逝赋》里有“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谢灵运《伤己赋》里有“始春芳而羡物,终岁徂而感己,貌憔悴以衰形,意幽翳而苦心”……晋人对生命荒芜、流光速逝的感受,远比今人敏锐。 后主多情
  “勒移玛瑙色,鞭起珊瑚扬。已同过隙远,更异良弓藏。且观千里汗,仍瞻百步杨。非为从逸赏,方追塞外羌。”南朝后主陈叔宝在《五言同管记陆瑜九日观马射诗》中这样描绘马的速度与激情,而速度与激情的背后,是他与宠臣的王朝,以及王朝里被挥霍的光阴。
  陈后主当然不会只宠陆郎,他生活奢侈,不问政事,极爱艳词。每在皇宫后庭举行宴会时,必唤上一些舞文弄墨的近臣,与张丽华及多位宫女杂坐一起,饮酒赋诗,相互赠答。然后选诗中特别艳丽者一一配曲,分发宫女,轮流演唱。如“壁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如“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而陈后主的好日子也仿佛玉树后庭花一样短暂,仅在位6年多,便在隋兵进入建康时被俘,后病死于洛阳。《玉树后庭花》遂被称为“亡国之音”。“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首晚唐杜牧的《泊秦淮》,如丝线一般,千百年来串联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场景与思考。
  而不可不说的是,陈帝国是南北朝唯一没有出过暴君的政权。公元582年,陈叔宝的父亲宣帝陈顼病逝,13年前就被封为太子的他,本可名正言顺即位。但弟弟叔陵却趁他为父亲进行小敛之时,掏出暗藏在衣袖中的锉药刀,猛砍他的后颈,幸有太后柳敬言、太子乳母吴媪、四弟陈叔坚扑上前去,拦腰抱住陈叔陵,陈叔宝才免于一死。他在丧父的悲痛与弟弟刺杀留下的重伤中即位,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视事,政无大小,悉委叔坚决之。”后来的宫廷争斗伏笔,也就此埋下。陈后主在隋军入城时说:“锋刃之下,未可与争,我自有计。”他的不战而亡国,是否也有爱护民生、保全和平的意思呢?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
  无独有偶,在三百多年后的南唐,也有一位多情的后主李煜。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在李后主看来,一生之长不过一梦之短而已。“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场景忽的就被光阴换作了“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只是不知,他匆忙拜别祖先时,是否有时问听完一曲教坊里的离歌?
  李煜显然不是一个好皇帝,但却是“好一个翰林学士”。词至南唐,因他而豁然开朗。词里真实地写进了他的那些爱恨情仇、喜怒哀乐,使得他作为一个词人可以骄傲屹立于历史的混沌中。虽然在这混沌中,“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兄弟论道
  苏轼,常被人称作“坡仙”,顾名思义,他的作文与为人都有种仙气。苏轼与道家的渊源可追溯至他幼年,“吾八岁入学,以道士张易简为师。童子几百人,师独称吾与陈太初者。”可以说,苏轼一生都深受道家、尤其是庄子的影响。苏辙曾评其:“既而读《庄子》,喟然叹日:‘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
  蘇轼有关道的内容的诗词多达百余首,苏辙的诗词中有关道的内容也很多。从兄弟二人的诗词中,我们几乎可以窥见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道教全貌,如人们的道教信仰、道家修炼、道士生活、道观情况、道行传播等。
  “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曰。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黄金几时成,白发日夜出。开眼三千秋,速如驹过隙。是故东坡老,贵汝一念息。时来登此轩,目送过海席。家山归未能,题诗寄屋壁。”“高人隐陋巷,至药初无方。心知无生妙,运转开阴阳。才如凌云松,岂受尺寸量。气如幽谷兰,时送清风香。嗟我本病肺,寒暑随翕张。丹砂苦落落,青春去堂堂。清诗堕云雾,至音叩琳琅。山海信多士,世俗非所望。远游居临安,间出从诸王。他年解冠佩,共游无边疆。仪麟既委照,永谢过隙光。”苏轼的《司命宫杨道士息轩》与苏辙的《次韵姚道人二首其二》,不约而同地在参禅悟道中感叹光阴犹如白驹过隙,在逆境樊笼里寻见水阔天高。
 兄弟二人的好友黄庭坚,更是喜爱谈玄论道,如《观道二篇》中有:“短长略百年,共是过隙马。事来磨其锋,意气要倾泻。”如《戏答赵伯充劝莫学书及为席子泽解嘲》中有:“身如朝露无牢强,玩此白驹过隙光。从此永明书百卷,自公退食一炉香。” 寿星才子除夕夜
  明代“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活了90岁,无疑是诗人中的寿星了。从他25岁那年除夕一口气写下5首除夕诗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咏叹除夕好像成了他一生中不可或缺的功课。也正是有了他的执着,我们才能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地追寻他赠予除夕的盎然诗意。
  “人家除夕正忙时,我自挑灯拣旧诗。莫笑书生太迂阔,一年功课是文词。”25岁的诗人除夕忙着挑灯拣诗,总结自己的创作成就。“莫笑”一句,是怎样一个不随波逐流,风格高标的才子书生!或许他并没有想到,自己漫长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65个除夕夜在等待着他呢。
  “拨尽炉灰夜欲晨,不知飘泊潞河滨。灯花自照还家梦,道路谁怜去国人。浩荡江湖容白发,蹉跎舟楫待青春。只应免逐鸡声起,无复鸣珂候紫宸。”这应该是五十多岁的文征明在外多年屡试不中之时的作品,羁旅思乡之情浓郁。
  仕途不顺,辞官归乡。年近花甲的文征明以戏墨弄翰自遣,继而名满天下。这之后的三十多年里,他几乎每年除夕都写诗纪念,甚至将自己的年龄写入诗中。年逾杖朝的文征明以诗人独有的精微与敏感,面对岁月的催促。
  “残灯明灭照头颅,八十三龄过隙虚。一岁又从今夕尽,余生消得几番除。老知无地酬君宠,贫喜传家有父书。独有梅花堪慰藉,春风消息定何如。”“百岁匆匆过隙驹,等闲八十七回除。蹉跎日月前无几,俯仰乾坤乐有余。白首诗书重结课,青春草木旧吾庐。由来多病还多寿,一笑残疴未负余。”如果说83岁那年的《壬子岁除》仍有淡淡的幽怨的话,那么87岁那年的《丙辰除夕》则透出隐隐的豁达。时光如驹,不舍昼夜。两首诗里,是同一匹马,只是这马跑得越来越快,跑着跑着竟然飞了起来。 皇帝的昼漏
  中国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人是谁?是“六十年间万首诗”的陆游?还是作诗两万首的“一代诗宗”杨万里?都不是!乾隆皇帝一生中写下约四万五千多首诗,当之无愧成为中国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人。正如皇帝自己所说的“而诗尤为常课,日必数首”,写诗写得如此勤奋,很是吓人。
  乾隆诗作中,上至天文地理,下至鸡毛蒜皮,无所不包。虽然在诗歌数量上足以碾压古今,但是在诗歌质量上,却让后世诟病不已。而皇帝的诗真的一无是处吗?“予向来吟咏,不为风云月露之词,每有关政典之大者,必有诗记事……方之杜陵诗史,意有取焉。”作为学杜甫、爱杜甫的忠实信徒,有些诗作还是很有“诗史”的模样。
  而这些“诗史”中,以白驹过隙说光阴者,比比皆是。中国历史文化中,白驹本就被赋予了太多象征意义,比如帝王、君子、贤良、忠铡⒀附荨⑼洹⒈ヂ⒂⒅芏词肌⑸幌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清颍史学 ( 皖ICP备09005800号 )

GMT+8, 2019-7-16 16:34 , Processed in 0.10836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Templated B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